十年很短,一天很長

sam_altman 16may
27歲的時候,他聯合創立的公司Loopt就被收購了,得到了一輩子花不完的錢。他也被《Business Week》評為最優秀的年輕企業家。他是Sam Altman,矽谷最利害的Incubator Y-Combinator 的現任董事長。YC有一個創業課程,叫How to Start A Startup,也是創業者必看的。
當然,有人看了之後就肯定不想創業,但是一個在三十歲前就被世俗視為成功的人,他有一些分享,共有20點。
yc 16may
1. 一定記得把家人、知己或是對你意義重大的人排在最高優先順序。寧求知己三兩,不要熟人一堆。
2. 人生沒有綵排,它是你生活當下的每分每秒。你要賦予每分每秒以價值。時光短暫,不舍晝夜。用有限的時間,做讓你幸福和滿足的事情,因為只有極少數的人在百年後仍能被人銘記。不要勉強自己做不快樂的事情,活在別人對自己的期待中。對於不喜歡的人,就不要費力維持關係了。警惕負能量,讓那些負能量的人退出你的生活。想做什麼就去做,別給自己找藉口。
3. 如何成功?做正確的事,這點很關鍵卻常常被忽略,專注、自信(特別當被別人質疑時)、結交益友、學習如何辨識千里馬、勤奮。只有借助獨創性思維才能找到值得做的事,但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
4. 關於工作:只有懷著熱情才能成就一番事業。如果你的工作你並不熱愛,那人生很難獲得全然的幸福和滿足。工作時一定要全力以赴,雖然這樣會讓有些人不太舒服;不過也要記住過猶不及,別失去工作以外的生活時刻。以在專業領域以世界頂尖為目標,即使最終並未實現,你也能夠從中獲益頗多。形成自己的生產系統,這樣能讓你富有條理,保持最佳狀態。在事業上要敢於冒險,特別是在年輕的時候。很多人隨隨便便地選了一份工作,但你可得認真思考你喜歡什麼,什麼領域更有可能成功以及和那些領域的人多多交流。
5. 關於錢財:不論錢財是否能買來幸福,它至少能買來自由,這很重要。而且,窮會帶來巨大的壓力。就生活品質而言,通常情況下,有錢比房租的意義遠遠大於有錢買Hermes。賺錢的過程比花錢的過程更有趣。但是,我從來不後悔花錢在朋友、新體驗、節約時間、旅行以及其他任何我認可的理由上。
6. 與人多交流。多讀結構嚴謹的長文章,少讀碎片化資訊。少看電視,少上網。尤其是那些什麼老占同學會,有毒,無益。
7. 心懷感恩,有大局觀。不要總是抱怨。你的成功會引來一些人的白眼,你得學會對這些視而不見。
8. 不要任人擺佈。總有人會變得很強大,但你很難預測誰會變成那個強大的人,自信和傲慢兩者相差甚遠,顯然,我們需要努力做到前者。
9. 規劃好自己的每一天,每一年以及每十年。
sam_altman1-960x600
10. 雖然計畫很重要,但是也要及時抓住好機遇。不要害怕做出看似有些莽撞的選擇。勤奮能帶來好運,不過能否抓住機遇還是取決於你自己。
11. 走出去,與智慧的、有趣的並且有追求的人交往。為他們工作或是讓他們為你工作,事實上工作中最讓人滿意的一點,就是能夠與很棒的人建立深厚的關係。花時間在兩種人身上:一是頂尖專業人士,二是潛力股。事實上,你會越來越像那些你交往的人。(老占註:這點超Like)
12. 努力不要讓自己分神在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上。這一點的重要性怎麼說都不過分,而且大多數人都在這一點上摔跤。將那些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徹底隔絕在生活之外。用行之有效的方法避免煩心的雜事堆積起來,形成自己的心靈調節法,在工作中尤其要注意這一點。
13. 個人理財上,不要花錢如流水。僅僅做到這一點,就會給你的生活帶來很多機會。
14. 不要過度焦慮。生活中很多事情的風險沒有看起來這麼大。有太多的人不願意冒險,所以大多數的建議會趨於保守。
15. 不要等過去了再去後悔。如果你可以預見有些事現在錯過的話,以後一定會後悔,那你現在就該立刻去做。後悔是最糟糕的情緒,大多數人後悔沒做的事情比實際做了的事情多得多。所以如果你不確定自己的心意,吻了再說!
16. 青春真的很美好,不要浪費了。事實上,我認為二十多歲的時候,如果覺得「理財規劃還是需要的,但不是現在」也未嘗不可。即使是用盡世上所有的錢也無法買回逝去的時光!
17. 貪婪地學習。
18. 經常嘗試新事物,這很重要。嘗試新事物不但會讓我們對時間的感知變慢、提升幸福感、保持生活的新鮮感;而且,新的事物能夠防止我們思維僵化。每年生活中和事業上都要力求做一件偉大、新穎而又有些冒險的事情。
19. 存在性焦慮是生活的一部分。這種情緒特別容易出現在人生重大轉折時或者做了職業生涯中的重大決定之後,而且似乎越是聰明、有想法的人越容易受到影響。我覺得許多人工作很努力的原因是讓自己沒有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對自己存在的價值產生焦慮並沒有錯,而且你並不孤獨。
20. 一天很長,十年卻很短
source from startupbeat

Silicon dreams: Can Hong Kong cultivate a successful start-up culture?

Local entrepreneurs, venture capitalist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are determined for Hong Kong to be a key start-up hub, but many hurdles remain in the path to becoming ‘Asia’s Silicon Valley’

Hong Kong's banking district, Central. The city is attempting to diversify from its key pillars of finance and construction with support for start-ups and innovation. Photo: Bloomberg
Technologically savvy, rich, minimally taxed, and with strong links to the world’s second largest economy without the restrictions and risks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proper, Hong Kong seems ideally suited to being a major regional start-up and innovation hub.
And yet many insiders are wary about the future, pointing to competition from other regional hubs, lacklustre or misallocated government support, a conservative investment community and a deficit in talent that forces some businesses to outsource event the most basic tasks.
In his 2015 budget speech, financial secretary John Tsang Chun-wah was bullish about the city’s start-up environment and promised the government would do more to support it, including expanding the Hong Kong Mortgage Corporation’s micro-financing scheme and injecting HK$5 billion into the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Fund.
“I hope to improve the ecosystem for local start-ups and technological enterprises to tie in with the general direction of moving our economy up the value chain and enabling local industries to diversify,” Tsang said.
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 has also pushed for the creation of a new government department to replace the disbanded Information and Technology and Broadcast Bureau, promising HK$35 million in initial funding. Though this plan has been largely placed on the back burner following opposition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he value of promoting innovation is clear. A study by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Google, released on Wednesday, estimated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two per cent more newly registered Hong Kong businesses per year would create more than 338,800 new jobs and increase the city’s GDP by an additional 0.24 per cent in the next four years.
Tsang’s pronouncements however were met with a collective shrug from the local start-up community. Many local innovators feel they have achieved success in spite of government, not because of it, a view some experts agree with.
“Government-led innovation is an oxymoron,” said David Webb, deputy chairman of Hong Kong’s Takeovers and Mergers Panel.
Webb was a strident critic of Cyberport, the government funded incubator established in 1999, particularly the decision to award the development contract without open tender to Richard Li Tzar-kai, son of Asia’s richest man, Li Ka-shing.
“There’s a tendency for political leaders to attach their names to projects that bring hope … to get some buzz out of supporting technology with the idea that it would somehow promote the economy,” Webb said.
“They generally make things worse.”
“It’s a gigantic mistake to assume the government will do anything for you,” tech journalism veteran and co-founder of Re/Code Walt Mossberg told an audience in Hong Kong last month.
Mossberg was speaking at an event organised by StartUpsHK, which holds regular conferences and networking events for founders, investors and prospective entrepreneurs.
“We took it upon ourselves five years ago to create a community for Hong Kong,” said Casey Lau, who co-founded StartupsHK with Gene Soo in 2009.
“At that time in Hong Kong, everything was very silo-ed, everyone was doing their own thing,” Soo said.
“There were successful start-ups, like JobsDB and [restaurant review aggregator] OpenRice, but … it didn’t spread in the community, people didn’t know what was going on.”
Soo and Lau started one of the city’s first co-working spaces, an idea that has grown in popularity dramatically since.
“We take a little bit of credit for starting that, it’s the main thing StartUpsHK has done.”
Those spaces have expanded from simple shared offices into sprawling, well-funded and resourced incubators and accelerators such as Nest and Blueprint.
Launched by Swire Properties in 2014, B2B incubator Blueprint provides free office space, mentorship and connections to capital for local and international start-ups.
“Swire is a great example of how the private sector can get involved,” said Soo, though he was frustrated that the company was something of an exception rather than a rule.
“There are many traditional families and businesses [in Hong Kong] that don’t really understand this space and it would be great to have them take a greater role.”
The conservatism of Hong Kong investors is a common refrain among other entrepreneurs and start-up founders.
“Our investors are predominantly from Greater China,” said Norman Cheung, co-founder and chief executive of storage start-up Boxful.
“The VC players are much more active in China, the market there is so much larger. The money those start-ups are raising is incredible.”
“It’s easy to raise seed capital in Hong Kong. It’s much harder to find the million, two million dollar investment. We’re not a city that’s ready for this kind of growth,” said Lau.
Cheung agrees: “I think there are a lot of angel investors, but once you get into the A and B [funding rounds] it starts to get tough.”
According to the Google and CUHK study, 88 per cent of local entrepreneurs stated their major source of seed capital as self-funding, with only 8 per cent securing venture investment.
This conservative culture affects start-ups in another way as well: talent.
One start-up founder told the Post that she’d witnessed a gaggle of employers pitching their companies to graduates of a beginner-level front-end development course, so desperate were they for even moderately skilled workers.
“Hong Kong has a big shortage of technology talent, we’ve had a lot of trouble building up a good team,” said Cheung.
Richard Rayles, operations director of Philippines-based outsourcing company SuperHero, said he gets enquiries from Hong Kong companies on a weekly basis, though he was quick to point out the city is “not the only market with a digital talent shortage”.
Some start-up founders said the shortage is due to competition with finance for developers.
TT Chu, co-founder of image recognition start-up Brand Pit and a graduate of CUHK’s engineering school, said that “every year in that faculty there are 600-700 people graduating, all of these people have been trained on how to do programming.”
The problem, Chu said, is that “people love to go into investment banking”.
Big salaries aren’t the only thing causing young Hongkongers to avoid start-ups, many are afraid to take the risk that joining a new venture inevitably entails, and those who may want to are often dissuaded by their parents or friends. Some 43 per cent of budding entrepreneurs considered social and cultural norms when deciding whether to set up a business, according to the Google-CUHK study.
Tytus Michalski of venture firm Fresco Capital wrote recently that Hong Kong needs to “pass the mom test”.
“We need to convince all of the moms in Hong Kong, including the tiger moms, that entrepreneurship is a serious option for their children,” he said.
Education can play a role in this, Yat Siu, chief executive of digital media company Outblaze, told an audience at the Post’s inaugural Game Changers forum last month.
Siu said the city should learn from the Finnish education system, which places less emphasis on formal exams.
“If you think about my children going to school and the way they’re being educated … it’s still turning out bureaucrats,” he said.
Despite these hurdles, the Hong Kong start-up ecosystem has grown by almost 300 per cent since 2009, with several local firms landing high-profile investments.
Experts said that while progress may be slow, the ecosystem will continue to improve as small successes inspire greater ones.
“Hong Kong needs a unicorn,” said Lau of StartupsHK, using the Silicon Valley term for companies valued at over US$1 billion.
“I’d also be happy to see 20 hundred-million dollar companies.”
source from SCMP

Mentally ill people have a business advantage, professor finds

Michael Freeman had long noticed entrepreneurs seemed to have mental health issues.
The clinical professor of psych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Francisco’s medical school spent a decade at a company where his clients were the founders of businesses. He estimates that about a third of them seemed to have some type of mental health condition.
He still notices the trend today in his work coaching executives.
Freeman and California-Berkeley psychology professor Sheri Johnson decided to take a deeper look at the issue. They begun polling entrepreneurs and found a strong link between mental health conditions and entrepreneurship.
“The people that we admire for being entrepreneurs seem to come from the same gene pool as the people who are kind of socially stigmatised because of mental health conditions," Freeman said. “They must confer some adaptive advantage otherwise they wouldn’t be so highly represented in the population."
Forty-nine per cent of entrepreneurs surveyed reported at least one mental health condition. Nearly a third reported having two or more mental health issues, such as ADHD, bipolar disorder, depression, anxiety or substance use conditions. And half of the entrepreneurs who reported no mental-health conditions identified themselves as coming from families with a history of mental illness.
This may seem counterintuitive. Why would an unstable person be most attracted and suited to launch a business?
Freeman points out that there’s a beneficial side to these mental health conditions. Those weaknesses come with corresponding strengths that the average healthy person doesn’t have.
For all of its ills, depression also brings empathy and creativity. Martin Luther King and Mahatma Gandhi attempted suicide as teenagers. Uncommon levels of empathy can allow a businessman to better understand a customer’s need. And a creative mind won’t be satisfied on the corporate ladder, but instead in a fast-moving start-up where he or she can unfurl ideas and dreams.
Individuals with ADHD naturally make decisions faster, are comfortable working independently and are more creative; necessary skills at a start-up. They’re also likely to be bored working for someone else.
Shades of bipolar disorder can even benefit an entrepreneur.
“When someone truly has manic-depressive illness and they’re very disabled by it, they’re in and out of the hospital; if you look at their relatives … they are all high-achievers," Freeman pointed out.
“That’s been demonstrated over and over again."
source from The Washington Post

營銷專家六招助你在 Social Media 大展拳腳

有人說成功的銷售員是開路先鋒,需要不斷挖空心思尋覓新的銷售途徑,還要快人一步到達「藍海」,直達第一個金銀島。九十年代互聯網興起,電子商貿成為低成本、零租金的銷售途徑,蔚然成風,炙手可熱。時至今天,能瘋魔全球、讓各行各業爭相涉獵、成為百家必爭之地的又是什麼?
social-media-billboard.png.pagespeed.ce_.1TRy43AHRZ
虛擬世界聚人氣
所謂書中自有黃金屋,那麼「面書」當中是否埋著更大的金礦?做生意講人脈、銷售講人脈、市場推廣也講人脈。自從社交平台冒起,開啟了源源不絕、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人脈源。
無論在 Facebook、微博、Linked-in 以至四方八面的網誌及討論區,都可認識數之不盡的新朋友,又可讓無窮無盡的人認識自己,不費分文推廣自己品牌、成為眾人偶像、擁有大班追隨著。
如夢似幻的社交平台,對銷售人員來說是驚是喜還是一瞬即逝的泡沫?這些得來不費功夫的人脈有何效用?懂得回答這個問題的人不多。比方說,大家只要在 Facebook 搜尋一些商業機構的專頁,便高下立見。有些公司在網頁內放新聞稿,無人有興趣來;有些甚少更新,被別人放了不相關的宣傳內容也不自覺,也管不著去「清雜草」。這些專頁意義何在?是否名存實亡?
綜觀全球最成功的 Facebook 專頁,每星期至少登刊三至四則新資訊,內容並非硬銷、直銷及千篇一律的產品宣傳,反而會為讀者帶來新知識、啟發或驚喜,還不時透過大眾關心的調查,或饒富趣味的遊戲與讀者保持互動,粉絲人數與日俱增。社交平台的作用是交朋友和分享生活趣味,內容自然要引起大眾興趣。
營銷的使命
社交平台營銷戰,有很多人只著眼於成效與回報。例如多增一個粉絲是否能多賣一件產品或股價多升一點?抱著為利是圖的心態,根本無法在社交平台扎根,更遑論建立穩健的橋頭堡。致勝之道在於雙贏:吸引粉絲的同時,務必考慮給粉絲帶來什麼價值。假如透過專頁提供實用資訊、教育和生活知識,讓大家得到幫助和啟發。
社交平台的人脈既來自虛擬世界,自然有爆破一天。千方百計、處心積累在社交平台積累絲紛及瀏覽量,並以這些數字定成敗。但當平台停止運作或倒閉,人氣豈不毀於一旦?
因此,社交平台的營銷之道在於當下互動與交流。這一刻能吸引大眾注意,帶來創優增值的體驗,就是一種成就。這種成就並非決取於商業成果,而在於為大眾甚至網上世界帶來的貢獻。唯有抱持這種心態,才能真正打開互聯網的銷售網絡,跨越任何平台建立備受愛戴的品牌。
專家送上 6 招實戰祕訣
1. 設身處地 – 別只看建立專頁的目的,要多想網民喜歡這個專頁的原因。以一家資訊保安公司為例,粉絲希望見到的並非公司的新訊息、委任了哪位要員或得到什麼業界殊榮,而是有關病毒、黑客及安全威脅的新情報,以至化解資訊危機的實用貼士。
2. 結合時代 – 貼文內容別孤芳自賞,要切合時代趨勢和熱門話題,才能引起大眾共鳴、得到廣泛轉載;合適的話可以自行轉載至其他專頁或群組,只要題材適用,自然不會吃閉門羹。
3. 爭取互動 – 除了單方面貼文,不妨與粉絲多作互動。例如搞個小調查或選舉,讓大家盡抒己見。這樣一方面讓大家「玩得盡興」,一方面可以多了解粉絲們的喜好和偏愛,以便設計未來貼文的題材。
4. 禮上往來 – 搞Social Media最重要是Incentive。有人會舉行網上比賽或問題遊戲送出小禮品,也有人會提供實用貼士和新知,以增加粉絲持續瀏覽和追看的興趣。粉絲沒有責任要常常捧場,有內容、有驚喜自然不乏支持者。
5. 帶領潮流 – 網上世界爭分奪秒,今天的新知,明天或許已變成舊聞。重要是跳出框架開闊思維,不斷涉獵別人未觸及的範圍及題材,快人一步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6. 不斷變化 – 網上世界屬多媒體領域,別只管用文字表達內容,可多用影像和視像。據統計,字數愈少的貼文愈能吸引人。只要恰如其分,一幅貼題和創新的圖片可能獲得喜出望外的回應及點擊率。多花心思、多作嘗試自然能夠不斷進步。

【startup chat】港青北上攪「風水 App」 3 千萬下載 , 員工 50 名

風水、算命從來都是老一輩人的玩意,來到今時今日科技資訊發達的年代,竟然還有年輕人對傳統中國文化感到興趣,而且更轉化成為總下載率逾千萬次、Apps Store 中國區總榜第一的命理測算 App,可算為香港人爭了一口氣。今次 unwire 便訪問了《靈機妙算》Apps 創辦人之一 Teddy,讓大家了解一下如何結合這個傳統中華文化和生活科技,在 App 界殺出一條新血路
unwire101_resize-590x442 (1)
遊戲市場飽和難搵食
Teddy 和幾位朋友合作組成的「靈機」公司早於 2008 年成立,早期公司發展以開發 I.T 類應用程式、替客戶做 Research 及建立及維護 game server 為主。不過大約於 3 年前,他們發現開發手機遊戲開始飽和,市場競爭又大,加上當時 SmartPhone 熱潮開始爆發,所以便加速開發新市場的念頭,希望以傳統文化題材的 App 來吸引用家。 而雖然自己在香港出生,不過從小都是讀國際學校,又在美國讀大學,自己對於幾千年的傳統中國文化很有興趣,最後便決定把「風水、命理」作為主題,以娛樂化、有趣一點的手法來開發 App ,並於這藍海上殺出一條新血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回本期長超辛酸
講起創業時的困難之處,Teddy 指出遊戲 App 很容易搵錢、不過風水 App 卻需要慢慢培養一班 users,他們一定要試得清清楚楚才肯「比錢」,而且風水「準唔準」有時並非一時三刻可以看出來。另外,風水 App 又需要一個非常龐大的數據庫,我們集合中港台等地逾 30 位主攻玄學、風水、命理、易學、佛教等多位師傅提供專業意見的顧問團隊,而且又要不斷比對他們所提供資料的準確性,花費了大量時間和人力物力完善 Database。在開始這款 App 開始運作時,收入並不足以應付支出,初期仍要幫手寫 App、做 research 幫補收入,最後 2-3 年後此 App 才開始回本
決定北上擴展
在 2008 年公司移到國內成立辦公室,此舉有效讓減低營運成本外,最重要是客戶巿場比香港更大,Teddy 由北上至今公司已擁有近 50 名員工。
Screenshot_2013-12-13-18-52-04
建立龐大的風水、命理、八字資料庫,還要和顧問團隊合作保持資料準確性,可算是成立此 App 時其中一個最大難題。
unwire103_resize
成功主因:多元化及容易解讀
傳統的風水學說一般都要靠經驗豐富的師傳才能解讀,對於一般人而言太過深奧,所以設計方向要較大眾化、具娛樂性及趣味才易引起用家注意。Teddy 開發的那款 APP 最特別的地方是主 App 之下亦有各式各樣超過 100 款的支線 Apps 可在 InApp Store 下載,例如: 星座、塔羅、性格分析、占星等,透過中西合壁的方法,由淺入深讓用戶更加容易接受和上手。為了照顧更多不同用戶,我們更成立了自己的用戶群組,可以讓他們互相發問及協助對方解答問題。此外,App 內亦設有特別的預約服務可和各位大師以面對面方式進行 Video Chat 指點迷津,收費按每小時計算,即使用戶足不出戶亦能夠在網上「睇相」呢!
Screenshot_2013-12-13-18-51-31
靈機 App 同時提供傳統命相及西方星相選擇,由淺入深,滿足不同人士需要。
Screenshot_2013-12-13-18-53-15Screenshot_2013-12-13-18-52-43
透過網上 Video Chat 來睇相可算是靈機妙算 App 其中一個最特別的功能,而且師傳亦已分門別類,讓用戶因應需要而選擇,不過記得他們的收費各有不同喔!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配合手機、平板的重力感應器功能,可在智能裝置上面「求籤」呢!
女性姻緣問題佔最多
Teddy 認為,風水、算命已經不再是老一輩人的專利,隨著科技發達,年輕人更容易接觸各式各樣的資訊。雖然 Teddy 開發的 APP 沒有特定的對象或用戶群,不過他們從數據中發現,18 至 40 歲的女性用戶最多,最常見的問題都是一些關於戀愛、情侶匹配之類的問題,因此亦啟發他們開發更多和星座、塔羅等題材有關的支線 Apps,其後亦大受用戶歡迎,在 App Store 及 Google play 相關應用搜尋結果首幾隻 App 都是我們的產品呢!一系列 App 推出至今 3 年時間,在 Google Play、App Store、百度應用、91助手、360助手、豌豆夾等國內 App 市場,錄得近 3,500 萬次下載,足見用戶對傳統文化和科技融和的接受程度相當高。
OLYMPUS DIGITAL CAMERA
Teddy 指出註冊成為用戶後便可以和其他來自國內、台灣及香港逾百萬用戶交流,亦可接收每日由我們提供的最新資訊和貼士。
未來大計 : 足不出戶 Virtual 外遊
當筆者問及未來的發展大計,Teddy 因為現時主流 App 都以圖片和文字為主,對於博大精深而又十分複雜的風水 App 來說更易令人覺得沉悶。稍後希望可以透過新科技來優化視聽體驗。例如 : 配合一些配戴式裝備如: Google Glass、GPS 定位功能、數碼指南針等,我們計劃設計一款 Virtual Tour App 帶領用戶到一些充滿正能量的地方如: 耶路撒冷、尼泊爾及世界各地的廟宇及寺院等,好讓用戶可以洗滌一下心靈。他直言,風水學說有人信有人不信,但是數千年的文化能夠流傳下來總有它的原因。雖然準與不準十分視乎個人睇法及經歷,但是卻肯定可以為壓力爆煲的香港人減壓,只要算命/求籤結果理想,人自然開心就會產生正能量,亦會變得「Think Positive」,好事自然亦會隨之而來呢。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們也一樣玩生活、樂科技!
當小記問到 Teddy 對「玩生活、樂科技」的看法,他指出 unwire 的宗旨跟靈機公司的定位也有相似的地方,他們開發這個 App,就是科技不單和生活融合,更要和傳統文化緊合起來!現在香港人生活節奏快、精神壓力大,希望利用科技的便利,為人們帶來心靈上的和諧、淨化及寄託,讓大家在生活充滿正能量,努力面對每日生活上的挑戰。大家常常都會聽到:「香港人太攰太緊張了」,是時候讓科技協助我們把生活壓力釋放,重新思考、審視生活品質及價值,才能進一步了解傳統文化給予我們的啟示。
source from unwire.pro

【startup chat】NBA 都用!放棄月薪 4 萬工創業,港青寫「戰術板 app」揚威海外

一直以來,教練手上的戰術板都是球員和教練之間不可缺少的工具,不過使用傳統白板、粉筆來畫戰術在今時今日感覺已經有點落後,而一位 80 後港青便看準商機,放棄加拿大安穩生活回港一圓創業夢,推出籃球教練畫板「Basketball Coach’s Clipboard」Apps 殺出一條新血路,而且更受到美國 NBA 職業籃球隊及本地南華足球隊垂青,把自己的業餘嗜好變成了連投資基金亦讚好的運動科技事業!
coachbase_opening
創業遭父親反對
Coachbase 公司行政總裁兼創辦人林基偉(Keith)是個土生土長的香港 80 後,他在加拿大讀小學,在香港讀中學再回到加拿大升讀大學,既擁有香港人勤奮耐勞的特性,又有外國人富創意的思維。
當時他在加拿大主修電腦,畢業後順利進入一家電腦公司負責開發和會計相關的軟件,月薪 3、4萬、有車有樓又有完善的醫療津貼,過著標準的中產生活,基本上可稱得上是衣食無憂。不過他直言:「有天我在想,每天這樣朝九晚五,未來日子如果天天都像這樣刻版,生活實在太悶,希望趁年青創一番事業,亦想有多點時間陪伴家人」
可惜當時這個想法卻遭父親善意的反對,父親知道創業路辛苦漫長,又要面對外間很多人和事,眼看著在小康之家長大實在不想看著兒子受苦。 他直言當時曾經爭扎了一段時間,承受了不少壓力,不敢全職投身創業夢,幸得當時的未婚妻體諒和支持,最後足足用了一年時間才說服父親,在 2009 年毅然決定放棄加拿大的安逸生活回港創業。
IMG_1154
▲Keith 直言向父親提出創業時受到大力反對,反後幸得家人及妻子支援才有今天的成績。
真正做出用家所需才能跑出來
初期 Keith 曾作不同嘗試,希望找到賺錢的方程式。他曾經寫過「詠春 App」、「地鐵 EXIT Guide」、「ATM 提款機位置」Apps 等,可惜最後全部都不成功。唯一成功反為是一款寫來「方便自己」的 APP 。
Keith 曾在加拿大一所中學任教籃球隊時,為了方便自己訓練及管理球隊,用了三個月開發了一款 App 代替傳統的籃球運動教練畫板 Apps,後來適逄蘋果推出 iPhone,他便想到可以利用手機、平板屏幕作為電子白板繪畫戰術,取代需要粉筆、白板的傳統戰術板,編寫出《 Coach’s Clipboard》這款付款 App,由於正好解決不少教練實際的工作需要而大受歡迎。
由這裡可以領悟到,其實很多時空有 idea 做出來的 app 可能是不設實際。當由用家角度開發出來的 app 才能真正應付現實所需,一個好的使用經驗可以驅使用家自行對朋友推薦,這種人傳人的推廣是最可信而且是最快
IMG_1146
▲公司起步時雖然曾作多方面發展,不過最後決定專心做好自己的興趣 Basketball Coach’s Clipboard。
香港租貴人揀工
雖然 Coach’s Clipboard 推出以來短短 2 年時間已經相當成功,不過 Keith 坦承以一人之力創業相當辛苦。他當時發現在加拿大請人十分困難,所以便考慮到人力資源相當豐富的香港作為基地,不過回到香港不但發現租金非常昂貴,而且請人一點也不容易。他指出香港人搵工選擇太多,很難會看得起 Startup 公司,而且更曾經有一位已簽約的求職者竟為了另一間公司多給 $500 而放棄工作,令 Keith 深深明白香港要請人十分困難。最後,他決定在深圳成立辦公室,400 呎辦公室租金只需 $3,000,而且更找到參加 ACM 國際大學生程式設計比賽的「勁人」助陣,至今已有 7 位全職 Programmer 同事,不過要留著「勁人」亦不是容易的事,為了提高他們的忠誠度,自己決定把公司股份分配給他們,令他們更加落力,而現在 Coach’s Clipboard 已經推出了 iOS、Android、Windows、MAC 等不同版本。
IMG_1210
▲除了主力的籃球戰術板外,Keith 亦推出了包括:足球、排球、美式足球、棒球等超過 20 種不同團體運動的 Clipboard 戰術板,同樣獲得相當不錯的效果。
成功獲注資近 $200 萬
當他在 2011 年回流香港時 Coach’s Clipboard 程式已經漸露頭角,除了獲得香港數碼港的創意微型基金(CCMF)外,辦公室進駐數碼港外,亦引來包括:香港的 Red Chapel Advisors、Ironfire Angel Partners LP 等天使投資者注資超過 30 萬美元。此外,在 2013 年 Coachbase 更入選 Nike 和矽谷 Techstars 合辦的「Accelerator Program」,成為全球十家合作公司之一,而 Keith 於短短 3 個月內會見了逾百位投資者,他直言是人生之中最充實的時間,而且亦對創業有另一番的見解。
1278792_424757664290932_785071174_o
▲ Keith 經常應邀分享 Startup 公司的創業經歷。
NBA 隊、南華都採用
當問及他覺得自己成功的原因,Keith 認為 Apple 幫了很大的忙。因為當時 App store 上面的體育類型 Apps 選擇很少,Apple 需要找產品作 Demo 宣傳,多次 promote 我的 Coach’s Clipboard App,令到不少 iPhone、iPad 用戶認識我們的產品,而且更多次成為加拿大、美國區及 30 多個國家 App Store 體育類別的付費下載榜 NO.1!不過由於下載屬單向性質,他未能知道客戶的來源,及後直至 NBA 華盛頓巫師隊職員主動聯絡他,才知道自己擁有不少大學、高中的教練用戶,後來逐在 App 入面加上 Feedback 功能,提供客戶和自己互動的途徑,而且同時 Keith 亦把握機會順勢推出近 20 種不同團體運動的戰術板 Apps,例如:足球、美式足球、曲棍球、排球、手球、棒球等等。Keith 指出現時 App 推出 5 年以來下載量超過 25 萬次,當中八成用戶來自美加地區,而最近本地的南華甲組足球隊亦正式成為 Coach’s Clipboard 的用戶呢!
IMG_0496
▲在南華微軟合作的記者會上 Keith 亦應邀展示如何使用 Coach’s Clipboard App。
同行家鬥長命
Keith 指出,市場上面的挑戰比預期之中大,例如,他在寫 App 大概 2 個月時已經做足準備功夫(最後用了 3 個月完成 ),肯定沒有同類產品才計劃推出,但是當出街前數星期大約完成了 80% 時才發現竟然有功能更齊、更完善的同類 App 已經推出,完全在自己預計之外。當時自己硬著頭皮抱著「即管試試」的心態,竟然又發現有用戶真的付款購買。Keith 認為,每年都不斷有新人湧入市場,而且競爭肯定會越來越激烈,可以做的就是不斷 update、debug 進一步完善自己的 App 才能獲得用戶的垂青。他指出自己花了不少時間親自跟隨大學、高中籃球教練比賽,觀察他們的即時戰術調動、日常訓練等,而且亦獲得 Advisory board 的專家建議,不斷改善。而對於市面上的同類對手甚至是一些明顯抄襲的 App,Keith 稱:「大家只能夠鬥長命」,不斷有新手湧入市場,亦陸續有人離場,關鍵是看看誰可以捱到最後」。
IMG_1158
Android 客唔願比錢
現時 Coach’s Clipboard 提供了 iOS、Android、MAC 及 Windows 不同平台的 App,Keith 指出 iOS 仍然是當中最重要的平台,因為沿於公司和蘋果一直以來的合作關係,而且在外國使用 iPad 的人數亦較多。他認為Android 客戶不願意花錢購買 Apps,往往只願使用免費 Apps,不過大家都知道沒有免費午餐,要用 Free Apps 一定要有所取捨,例如功能不齊、不夠方便等,而自己亦會重新考慮 Android 市場的策略。反觀,Windows 8作業系統加入了手勢操作之外感覺仍有可取之處,而且它亦是最多人使用的工作平台,相比起 Windows Mobile 更具發展潛力。
未來要做市場 NO.1
展望未來,Keith 指出自己有信心在同類體育 App 之中做得最好,亦有信心做市場上面的 NO.1。他認為自己既有教練經驗,又有能力開發軟件,比起不少單純的軟件開發者或者純教練更有優勢,而且自己只集中在一款 App,所以能夠開發出更合適、了解真正教練需要的產品。功能多並不是一個賣點,簡單易用才是重點,因為不少老一輩的教練連電腦也不識用,要令更多人使用 Coach’s Clipboard 一定要做到 user friendly。現在我們已經推出 Coachbase TV 網頁教導用戶如何進行訓練,而且下一步亦會推出由專家提供的戰術供用戶直接購買,而且未來亦要多加發展雲端方面的應用,另外亦會和 Nike 研究一下發展配戴式裝置 Apps 的可行性,因為運動相關的智能裝置相信是個主要發展方向。
IMG_1102
玩生活、樂科技?
Keith 認為自己是一個工作狂,經常 24 小時機不離手地回覆來自世界各地的電郵及電話,工作、工作、再工作便是自己以前創業時期每日生活的寫照。不過後來他慢慢發現需要調節一下生活步伐,工作時工作、休息時休息,盡量抽時間和一班好朋友打籃球減壓、盡量令自己不要「日對夜對」手機,以免變成低頭族。此外,他直言要好好管理自己作息時間,在手機上設定自動排程的「請勿打擾」功能,在晚上十點之後不再工作,寧願在一大清早的 4、5 點早些起床回覆外國的電郵和電話,將時差影響減輕!另外,他亦對有興趣創業的年輕人提議不要太過執著父母的意見,雖然他們出發點肯定不想自己子女辛苦,不過香港人有創意又勤力,只要方向正確便不妨把握機會試試!
Coach’s Clipboard 電子戰術板
Coach’s Clipboard 是一款針對教練度身訂做的應用程式,它可以記低教練繪畫的不同戰術部署,把 iPad 變成電子戰術白板,它可以設定球員走動位置、攻防路線、加入雪糕筒、更換後備球員等,而且它更支援以動畫方式播放球員走位及傳球路線等,完全解除了雙手的限制(雙手最多只可以同時移動 2 位球員)。此外,App 又可以把球員相片加入其中,令到看起來親切感大增,而且戰術不但可以儲存日後隨時檢閱,亦可以經 Cloud Storage雲端儲存空間、或 Email 傳送給球員方便自行訓練。而且用戶亦可以利用「Shop」功能直接購買由專家制定的戰術,亦可以和其他教練互相分享及交流戰術部署。
IMG_1184
▲用戶可自訂不同的戰術、走動路線,決定球員是否自動走動等,不再限制教練講解戰術只能使用雙手。
IMG_1178
▲能夠把球員相片加入 App 之中,Keith 指出用戶反映是球員非常喜歡的功能,大大提高沉悶戰術板上的親切感。
IMG_1199
▲用戶可以隨時把戰術儲存起來並透過 Email 或雲端空間和球員及其他教練分享,可算是 Coach’s Clipboard 其中一項重點功能。

專業足球教練、球員意見分享

前南華教練
張寶春
IMG_0467
現在南華已經使用微軟贈送,預載 Coach’s Clipboard 應用程式的 Surface Pro 2 作為戰術調動之用,張寶春指出科技融入運動及進行管理已經是世界球壇的大趨勢,而且在講解戰術方面,比起使用傳統白板更加方便靈活,因為正常最多只可以同時移動兩粒磁石/兩支粉筆,不過利用 App 便可以自動設定多人同時走動,令整個戰術更加立體、更加清晰!此外,在試用平板講解戰術,更能吸引球員的注意力,加上可以儲存用過的戰術隨時拿出來使用,同樣可以讓球員更清晰展示走動路線。不過平板電腦的電量有時不太夠用,練波及講解戰術前一定要充足電才可使用。
南華球員
陳肇麒
IMG_0616
綽號陳七的南華球員陳肇麒對於採用科技協助教練講解戰術表示十分支持,教練用 App 來展示戰術對於球員來說感覺明顯新鮮感更強,而且球員對於戰術的解讀、了解亦會更加印象深刻,允其是電子戰術板上面的球員跑動可以自動進行,訓練時大家可以輕易重做出戰術要求。雖然球隊擁有翻譯,不過對於外援而言圖像化的電子戰術板更容易明白,而且亦有助提升球員之間的交流。不過單是教練使用平板可能較難逐一和球員交流,如果能夠一人一機就更好!
source from unwire

【好文轉載系列+startup chat】網購成功之道!專訪 Woodhouse 活方亞太區團隊

自從智能手機逐漸普及後,加上愈來愈多人會使用無限上網 plan,也間接帶來網購熱潮,所以近年購買不同種類產品的網上商店愈來愈多,競爭亦愈來愈大。究竟有甚麼辦法可以突圍而出?有志開設網上商店的讀者們,或許可以乘機偷偷師呢。
IMG_01281[1]
最重要是多樣化
woodhouse_01
其實網上商店今時今日種類非常多,先不說其他品種,單是數碼產品的選擇已是花多眼亂,究竟應該如何突圍而出?Woodhouse 的亞太區團隊負責人 Patrik Ekstrom 就表示,重點在於「多樣化」:「在我們的商店,當然數碼產品佔了一大部分,但實際上並不止於此,如果有細心瀏覽我們的網上商店,就可以看到還有名酒、化妝護膚品、時裝、甚至嬰兒食品及用品也有!」
Patrik 續說:「每一個種類,就以智能手機來說吧,選擇也十分多,由最便宜一千元左右,到超過二萬元的電話也有提供,確是豐儉由人。這種『一站式』的網上購物體驗,可讓顧客在一個地方就可以買齊他們想買的東西,而正是這種方便性,才可以吸引顧客青睞。」
▼網購商店成功之道:種類夠多。
woodhouse_03
▼連貴達 33 萬的酒,或者 8 萬多的勞力士名錶也可以網購,種類確實十分多。
woodhouse_04woodhouse_05
一切也是快、快、快
woodhouse_02
互聯網瞬息萬變,網購商店要成功,Patrik 表示一切也要快!「要開商店,相信沒有人不想賺錢吧!以數碼產品為例吧,在我們的網上商店,最受歡迎的產品通常也是較少地方、或者在香港仍未正式推出行貨的產品,而在這情況下,售價自然可以設得高一點,也可以賺得多一點,而愈快能取得產品發售,這段賺錢『蜜月期』就會更長,所以網購商店要能成功,來貨快是十分重要的。」
Patrik 亦表示,他們與多間批發商也有合作關係,基本上哪間來貨較快就向哪間入貨,所以能做到極速入貨補貨;而且他們會在各代理商之間格價後,才選擇最優惠的代理商入貨,務求在能夠賺錢之餘,產品標價也不會太昂貴,令消費者卻步。
售後服務至重要
IMG_0124
提到開設網購數碼產品的商店,很多人會立即聯想到水貨機,而提到在水貨舖買水貨機,一般相信不少人也會覺得不太穩陣,不但擔心買入「次貨」,而最憂慮的肯定是售後服務,所以一間網購商店是否能夠成功,很大程度取決於商店提供的售後服務是否完善。Patrik 在訪問中就表示在這一方面,他們十分有信心。
「我們不但給予與行貨相同年期的保養(例如:手機一般也提供一年保養),而且與其他水貨手機店最大的不同,是他們有些需要將產品寄送回原產地進行維修,但我們在香港有自己的維修團隊,盡量將等待時間減至最短。另外,我們亦在尖沙咀設立 Pick-up Point,在網上購買了的產品,可以與我們職員面對面交收,免除了網購『隔山買牛』的憂慮。」
將設跨國二手機買賣服務
近年不少人也提倡「環保」概念,希望就算換機,也可以購買二手機,讓產品的生命周期可以盡用,對於用家來說又可以省點錢。Patrik 表示,除了以上的售後服務外,他們未來更會進一步提升服務層次,除了已在上周六於新界元朗設立新的 Pick-up Point,讓居住新界的顧客不用搭車到市區,也可以拿到購買的產品;他們亦打算在今年開設全新的「跨國二手機買賣服務」
「理念是這樣的,我們來自世界各地的會員,也可以透過我們的新服務,貼出他們希望放售的產品,而其他國家的會員看到,亦可以毋須離家,也可以購買到心儀產品。至於我們,就會作為中介公司,負責檢查放售產品的性能及質量,再負責中間的所有金錢交易。對於用家來說,他們放售的市場大了,產品放售的價位亦會較理想,而有興趣購買二手產品的用家,亦不用局限在他們本國選擇,選擇範圍自然大了很多,也較容易用他們的『目標價』買得心頭好。」Patrik 更表示,這類服務他們仍未看到香港有任何店舖提供,應可進一步吸引更多顧客幫襯。當然,他們會收取一定百分比的服務費,但 Patrik 表示不會太貴,會是顧客的接受範圍之內。
總結:快 + 識變通 + 體貼服務=網購商店成功元素
其實這幾年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營商環境愈來愈差:舖租貴、競爭大、同行鬥爛價鍊價,令賺取利潤大大減低。不過在與 Patrik 傾談後,筆者確實學到了不少東西,至少覺得一個道理:環境是「死」的,生意是「生」的,任何一盤生意,也有它的潛在商機,但要成功,快、識變通及提供體貼合適的服務,相信是每一個營商者必備的生存條件吧!
source from unwire.pro

【好文轉載系列】耗資千萬只為推出理想遊戲 熱血 Online 機迷創業之路

unwire_pro02
在漫畫裡有這樣一段:劍聖為了追求完美的一劍,最終用生命完成了最厲害的招式「劍廿三」。其實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夢,總有一些事物是想追求完美的,為了這種「男人的浪漫」可以耗盡心機財富,只為達到心中的完美。
最近就有一班「機迷」,人到中年卻竟然放棄高薪厚職,投資過千萬港元打造一款手機遊戲,不談回本不談成就,目標只是希望重拾十幾年前打機的回憶,打造一款心目中的理想遊戲。
資深機迷只為重燃熱情
David 和 Ken 兩個機迷,齊齊已屆「不惑之年」,一年前還是事業一早上了軌道的中產一族。幾個「超齡機迷」某天聚首一堂,回憶起十幾年前齊齊在網吧打《Rainbow 6》、《魔獸世界》的日子,感嘆失去了以前那種打機的感動。這時兩人突然拍案而起,希望重拾這種讓他們曾經棄寢忘餐的感動,決定既然市面沒有一款遊戲能讓他們投注熱情,那就自己做一款好了。於是毅然放下高薪厚職,成立了 Ever App 公司,開始打造他們心目中的理想遊戲。
搞 Game 寫 Game,人人以為只是後生仔才會做的事。兩個中年人抱著一團火突然去做,壓力多大肯定可想而知。Ever App 公司成立了 9 個月,投資過千萬港元,成果是今天晚上(30/5)會在美國率先推出的遊戲《The Legend of Heroes XIII》。被問到計劃何時回本?有何商業目標?兩人竟然齊齊答「無」,就連採訪過很多公司老闆的筆者都感到啞口無言。
unwire_pro05
「回本」不是看金錢
兩人坦言,瞓身創業搞遊戲,不是因為眼見《神魔之塔》被收購這種故事吸引,而是真心希望打造出一款,讓他們那一代機迷都能重拾當年樂趣的遊戲。他們回憶中的「那些年」,是齊齊在網吧等夠鐘「推王」、吃飯上廁所也不敢走開、集體等新 Patch 玩新關卡的日子。Ken 甚至笑言:「你問想甚麼時候回本?在我心中已經『回咗本』!」
Ken 笑言,他們感覺就像是《少林足球》的一眾師兄弟,齊齊「終於返嚟啦」。為了重拾那種感覺,重金禮聘專業美術人材之餘,《The Legend of Heroes XIII》在設計時著重歐美 MMORPG 那種風格,13 個主角人物設定都要「有血有肉」,每人都要有自己的故事和背景,讓玩家能投入到故事世界,而不是單單消磨時間。而且遊戲會定期推出新關卡新敵人,希望讓玩家每次都期待新章節,希望用龐大的世界觀吸引核心機迷。
unwire_pro04
要做具自己特色的遊戲
常言道,美食家再識食都唔代表會是名廚,再資深的機迷玩家也不見得會是出色的遊戲設計者。兩個機迷再滿腔熱血,雖然本身做 IT 有一定的「IT 底」,但遊戲開發無經驗就是無經驗,跌跌碰碰總是有的。David 笑著回憶,最初他們就試過造一款用「三國時代」做背景的遊戲,貪玩家一定熟識人物,「唔使再教大家誰是夏侯淵」,但很快他們就知道「此路不通」。
「在 App Store 上找一找,原來同樣用『三國』做背景的遊戲,起碼都三、四十款!你要怎麼做才能突圍而出?太難了!」David 坦言很快就發現,一窩蜂跟著成功者屁股或者市場主流去做的話,很快會被玩家放棄。一不甘心做抄襲者跟風去做,二不想做毫無特色的遊戲,因此才狠下心來,要造一款超越市場上其他對手的遊戲,以吸引核心玩家為目標,一洗市場對手機遊戲都是「輕玩家」的印象。
unwire_pro01
跳出核心玩家「當局者迷」
還有另一句說話是「當局者迷」。問 David 怕不怕投資千萬卻未必是市場想要的,核心玩家的理想可能跟今天「輕玩家」主導的手機遊戲市場有落差,他坦言「有想過,但怕不了那麼多」。他認為遊戲開發者不能總是跟著市場去跑,這樣很易會被玩家淘汰,如果你不能做出一款有自己特色的產品,失敗的機會其實更大。
David 作為一個資深機迷,眼見 PC Online 遊戲市場愈來愈被大廠家壟斷,小廠家的生存空間不斷收窄,大廠商以本傷人,深知 PC 市場已沒有空間給市場的新來者。反觀手機遊戲市場卻方興未艾,是非常適合新來者的新大陸,因此才會重本瞓身投入。但他也深知手機遊戲市場跟傳統 PC 遊戲不同,而且玩家環境也不會是坐定定在網吧裡,隨時是身處車廂或辦公室,如果遊戲設計沒有針對他們需要,也同樣是死路一條。
因此《The Legend of Heroes XIII》雖然是卡片遊戲,卻不像《三國志大戰》般要玩家操作,玩家只要排好卡牌陣就會自動對戰,完全排除玩家手動操作。Ken 表示這是因為遊玩環境可能不適合手動操作,而且只談排陣的話對新手老手玩家都更公平,在吸引傳統玩家之餘,也盡量照顧輕玩家水平。
奇人團隊各有本事
Ken 和 David 沒有漂亮地宣稱自己是「夢幻團隊」,但卻自豪地說每一個都是「奇人」。這個 13 人的團隊人人都各有本事,Ken 就笑言邀請在高登知名、每晚都搞遊戲直播的「達哥」(林慧韡)做公司的副總裁是「三顧草蘆」,達哥還笑言「差點以為是一個騙局」!但最後終於憑誠意打動,現在達哥會專責他們的市務宣傳,用非傳統的方式在全球搞市務行銷,為的就是出奇制勝。
Ken 認為比起以地鐵巴士車廂廣告、電視廣告的傳統市務宣傳渠道,以 Blogger、YouTube 視頻、玩家口碑等新方式,不僅對市場新來者較有利,在爭取年輕玩家時也更到肉。他認為新公司要挑戰市場上現有的對手,就不能靠相同的方式去做宣傳,因此改為邀請專業機迷 Blogger 和 YouTuber 做 Beta 玩家,讓他們在遊戲推出前制造聲勢,直接把訊息打向傳統核心玩家。
非傳統宣傳渠道
達哥表示他們只會放很少資源在傳統市務渠道,反而把廣告預算用在玩家身上,決定在全球大搞比賽,冠軍更可贏得一部 Mini Cooper 迷你房車,有排名的參加者也有機會贏得 iPad,直接回饋玩家。又計劃在即將舉行的 E3 遊戲展上展出新遊戲,還邀請玩家出席派對和比賽,也計劃在今年夏天參加香港的「動漫電玩節」。
他們已計劃好邀請美國的 5 位排名最高的玩家,屆時會來香港出席比賽,與香港的 5 大高手齊齊較量,贏家可奪得一部 Mini Cooper,希望吸引多點玩家投入試玩。遊戲會在全球同時推出,但幾十位 Beta 玩家已遍布美國、澳洲等不同地區,首階段的推廣也會以這些地區做重心。
unwire_pro15
口味必須全球化
市場要搞「全球化」,不過核心團隊全部都是香港人,David 認為遊戲始終是需要極具「內部文化」的產物,外判出去雖然可以減低成本,但就很易讓產品失去自己的靈魂,那隨時得不償失。而對比全球競爭對手,日本可能走「萌系」風格,韓國也走比較「動漫風格」的路線,不同產地都各自有自己一套吸引玩家的獨特之處,那香港公司又怎樣定位?
面對全球市場,David 不覺得「香港元素」是有利的,因為這反而會局限了市場口味。因此他們反而著力做一些符合全球口味的產品,人物和故事都走歐美風格,沒有特別加入香港或中國元素。David 認為,目前未有一家香港的遊戲公司真的能做到世界知名,他們固然希望成為第一個,但目標也不是強求。
同樣作為一個資深玩家,筆者當然衷心希望 Ever App 能夠成功,衝出香港成為新一家遊戲大廠。但誠如他們強調,一心只是想做一款他們心目中的理想遊戲,至於是否成為亞洲第一大廠,早就不是他們考慮之列了。
unwire_pro06
source from unwire

【好文轉載系列】垃圾電話與全球化 專訪台灣 Whoscall 事業總監余致緯

正常香港人每天大概會收到兩三通推廣來電,但其實這種現象在全球都存在,也衍生了過濾垃圾來電的應用需求。除本地薑的「小熊來電」,另一個熱門的選擇是來自台灣的 whoscall。開發 whoscall 的 Gogolook 去年底被 LINE 的母公司 Naver 收購,這個結合了台、港、日、韓元素的公司,到底怎看電話推廣這種現象?而 Naver 投資後又帶來怎樣的改變?
unwire002
數據分析結合用戶回饋
要做垃圾電話過濾,最重要的肯定是黑名單電話號碼的數據庫。要建立這個數據庫,慢慢收集肯定不成事,欠缺效率之餘亦難以精確。而 whoscall 又是怎樣收集的?原來靠的是數據分析。「我們與部分用戶合作,分析某些號碼的播打行為,從而辨認這是否一通推廣電話。」Gogolook 事業總監余致緯說。
Unwire.pro 之前曾寫過一些 Big Data 分析的報導,今次雖然稱不上大數據,但也是活用數據分析的實際案例。在最初時 whoscall 的電話黑名單數據庫也是靠人手蒐集網路資料而來,但當有了一定的用戶數量後,就開始將用戶的回饋資料和通話習慣結合作資料科學分析,從而壯大黑名單的數據庫。
余致緯舉例,當一個號碼的每天通話次數非常多的時候,這號碼一定不尋常。如果每次通話時間很短的話,就幾乎能假定它是一個推銷電話號碼。因為這不符合一般人的使用習慣,正常人不會每天大量打出電話,撥通後也不可能每通都很快斷線。這種模式只會出現在電話推銷之上,因此就能辨認到其背景。
當然這種分析很片面,因此 whoscall 其實結合了多個不同參數來做綜合分析,例如撥出次數多寡、撥出的時段是否集中、撥出和接通次數是否合符比例、號碼是否標記在用戶的電話簿中等等,這些參數大致有 60 多個,綜合起來就能讓 whoscall 的系統自動學習分析,從而在即使用戶沒有回報該號碼下,也能大致推敲出這是否一個有問題的號碼。
unwire003
讓使用者重新掌握「接聽權」
當然另一個重要的獲取來源是使用者的報告。事實上就算你能推敲出號碼是推廣來電,但其內容是甚麼還是不知道的。但如果用過 whoscall 就知道,每則打入電話都會顯示它的基本資料,如是哪一類行業的推廣電話,以至是來自哪一家機構。這些資料怎麼來?當然是來自使用者回饋。
whoscall 在使用者每通電話後詢問這號碼的具體資料,如是廣告電話就會收集起來,愈多人同時舉報就愈確認。在回報時可進一步補充是哪類型的電話,從而加強黑名單的準確性。余致緯表示這是回歸到一個社群的分享本質,共同建立一個沒有垃圾電話干擾的環境。
但可能有人覺得,垃圾電話就是垃圾電話,知道它實際是來自哪裡又有何意義?余致緯認為這就是 whoscall 的不同之處。因為對使用者而言,未必所有的推廣電話都想擋掉,例如我在用的銀行給我的電話,可能我就會想接;也可能男性使用者不會對美容推銷有興趣,但女性卻會。由於使用者的個別差異,如果像其他同類程式一樣甚麼都擋掉,反而未必是使用者真正想要的。
借助當地網民社群邁入市場
不過社群是很當地性的,而推銷電話的數據庫也一定有地區分別。作為一款面對全球的垃圾電話過濾程式,要跨出台灣市場又要怎樣建立一個當地的新數據庫?莫非又要再一次土法煉鋼?余致緯笑言這次就不用了,由於公司名聲已建立起來,因此要開拓新市場時已相對有利,如香港便是跟 HKJunkCall.com 合作,很快便能掌握到香港的基礎垃圾電話黑名單。
但未必每個市場都已有一套已經完備的、現成的電話黑名單數據庫(還要是免費公開的),可以即時打入新市場。余致緯就舉例印度市場,雖然也能講英文,但真正用戶使用的往往是當地語文,在業務溝通上比較困難。最終是怎樣收集黑名單數據?靠的是當地的網民網上論壇。由於有網民自發在論壇上分享類似資訊,透過這些地方收集便能得到基礎名單,之後再靠使用者再行回報。
至於市場方面,Naver 母公司其實是在南韓,而 whoscall 在這市場也很受歡迎,在當地已是數一數二的垃圾電話數據庫。亞洲其他市場還包括前面提過的印度、馬來西亞、印尼,英國也有使用者,美國的使用者則約有 10 萬左右。由於不同地區的數據庫會獨立處理,因此不會混沌,但當使用者到了當地時則會找到當地的相應數據庫來做辨認。
unwire001
台港推銷電話很相似
余致緯表示香港是 whoscall 在台灣外的另一個最大市場,目前台灣的使用者約有 200 萬人,香港亦有 50 萬。但如果講到用戶的回報率,則台灣人比較熱心,平均每天約有 5 萬筆資料,反而香港只有 1 萬左右,比例上較落後。他表示這可能是文化問題,港人只想擋掉電話就好,不太有熱情協助建立更大的數據庫。
數據庫規模方面,台灣目前的電話黑名單約為 5 萬至 10 筆之間,而香港則約為 4 萬至 6 萬之間。這比例跟使用者人數不太相符,余致緯認為這正好反映香港在電話推廣的規模上更大更成熟,也許跟香港作為一個金融城市不無關係。
而在電話的分類上,香港和台灣基本上差不多,都是金融銀行服務、電訊服務、美容產品等,不過香港就比較多金融方面的電話。whoscall 也做到辨認來自中國的詐騙電話,香港和台灣都同受其擾,不過由於 whoscall 有跟台灣當地的警方合作,警方會協助查證該號碼是否真的有詐騙行為,從而確保使用者不會受害。
unwire004
跟 LINE 沒有整合
去年底 LINE 的母公司 Naver 以 5 億台幣收購,成為少數台灣創業神話之一。不過 LINE 是做即時通訊(IM)的,whoscall 做的是電話和簡訊,兩者基本上不相關。收購後兩者有否做整合?功能上有否能融合的地方,提高兩者的協同效應?但原來答案是沒有。
余致緯表示兩者其實是相對獨立運作的,Naver 並未有太干涉 Gogolook 在 whoscall 的發展,也未有刻意讓雙方在功能上作出整合。換言之在短期內,你也見不到當 LINE 上貼出電話號碼時就會警示是詐騙,也沒可能阻止來自 LINE 的推廣訊息。
他坦承 Naver 其實是把 LINE 和 whoscall 各自分開兩塊市場,收購 Gogolook 除了是看上 Whoscall 的數據分析技術,另一方面也是廣闊更大的市場空間,在 IM 和傳統電話和簡訊功能上都插上一腳之餘,也意圖在日韓以外市場擴張。在目前雙方未有任何功能整合的計劃,但觀乎 LINE 也開始做 VoIP 的功能,未來其實也有整合的空間。
不擔心 Android、iOS 加入為內置功能
當垃圾電話過濾的需求愈來愈高,會否擔心未來這會變成智能手機的內置功能,第三方應用開發商將難以跟原生功能競爭?畢竟手機 OS 已不只一次做過類似的舉動,整合熱門 App 的功能到原生功能之中。余致緯坦言這擔心不來,如果真有這一天也只會是好事,證明他們之前在做的都正確。
他不認為即使發生這種事,whoscall 就會撐不住,因為數據庫的建立絕非一時一日之事,競爭對手很多但卻沒有人做到跟 whoscall 一樣好,即使是 Google、蘋果來做,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這時 whoscall 擁有的強大數據庫就是一個重要的資產,Google 或蘋果都需要找他們合作來做,引用他們的數據庫資料。
換言之 whoscall 即使不能賣功能給消費者,也只是把收費對象換成是 Google 或蘋果而已。只要一天推廣電話仍然存在,過濾功能的需求就會繼續存在,而他們的黑名單數據庫也繼續有其價值。所以與其擔心 Google 或蘋果自己來做,倒不如進一步提高 whoscall 數據庫的價值。
source from unwire.pro

【startup chat】共享工作空間遍地開花 如何引領 IT 創業走向成功?

近年共享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如雨後春筍般愈開愈多,據統計香港的共享工作空間由 2009 年的 1 個,颷升至 2014 年的 22 個。共享工作空間為創業者提供了一個成本低廉、自由度高的工作環璄,更為創業者創造了可更易於交流溝通的生態環境。
unwire006
香港創業生態錄得近三倍增長
Google 去年聯同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合辦 Google EYE 年輕創業家計劃,早前中大創業研究中心主任區玉輝教授便聯同 Google 發表了一項針對香港創業生態的研究。結果顯示在本港的創業基地、創業加速器及孵化器、資金提供者和大學支援持續增加的環境下,香港的創業生態系統自 2009 年起錄得近 300% 的增長。
區玉輝教授指出,香港的創業生態比 09 年有很大的改善,背後有很多不同的因素影響,其中一個因素便是共享工作空間的增長。他引述數據指出,共享工作空間的數目由 09 年的 1 個颷升至 2014 年的 22 個;創業加速器及孵化器由 6 個增加至 16 個;知識提供者及資金提供者的數目分別有多於兩倍(由 14 增加至 37)和接近三倍(由 16 增加至 42)的升幅。
由於九成創業者都缺乏充足資金,能為他們節省租務支出的共享工作空間,便成為一個匯聚創業者的平台。區玉輝教授表示,不同團體提供的一系列創業支援,包括共同工作空間、資金和知識提供者及政府創業計劃等不斷增加,令香港整個創業的生態系統日漸成形,年輕人因此對創業的前境更為樂觀。
unwire001
開放空間特性跟商務中心不同
共享工作空間的概念起源於美國,第一所共同工作空間成立於三藩市,目前全美在三藩市最多,IT 創業基地的矽谷也不少。根據共用工作空間網絡組織 Deskwanted 的統計,去年全球 80 個國家共同工作空間達 2,498 所,較三年前的 2010 年僅 600 所急升 3 倍。
所謂的共享工作空間,其實跟以前一般人認識的商務中心(Business Centre)有點相似,但其實卻又有所不同。像酒店、機場一類場所都有提供「商務中心」給商務旅客付費使用,而這類「商務中心」後來獨立出來,在銅鑼灣、中環、尖沙咀等商業地區都有開設,提供小型辦公室、共用會議室、共用辦公室器材等。香港不少工廠大廈亦有一些單位被裝修為「商務中心」,但性質比較像是分間單位,很少共用元素。
而共享工作空間則是由外國傳入的嶄新概念,它比商務中心有更大的彈性和空間,讓沒有辦公室的人士,例如自由工作者或是開業資金不足的新創公司,租用開放式的工作間的辦公桌工作,並會提供共用辦公設施如電源、Wi-Fi、茶水間、會議室等。
共享工作空間另一特性是開放空間,除非是酒店、機場一類公共場所,一般坊間的商務中心很少共用空間的元素,租戶往往只會在獨立的空間中工作,很少會有互相交流的機會。而共享工作空間則強調租戶之間的交流互動,因此除了有開放式工作空間外,還會定期舉行一些活動讓租戶之間、和其他訪客之間做交流,希望能產生更多「化學效應」,激發更多新的想法。
在 SOHO 和昂貴辦公室之間提供選擇
在租金高昂、家中空間有限的香港,共享工作空間的模式不失為踏出創業第一步的選擇。相較於歐美的創業風氣盛行,共享工作空間在亞洲的發展步伐相對緩慢,全亞洲只佔 245 個,半數出現在日本,新加坡、台灣、香港、上海等地也在近年興起。據中大創業研究中心主任區玉輝教授數據,香港共享工作空間的數目由 09 年的 1 個颷升至 2014 年的 22 個,五年間大幅增長。
在以前,低成本創業和個人工作者都會採用俗稱 SOHO(Small office, Home office)的自家工作模式,香港其中一間知名 Startup 公司 9gag,創辦人 Ray 和 Chris 兩兄弟在開站之初,就是在自己屯門家中創業。但這種 SOHO 工作模式有很多限制,甚至還會影響士氣。本身在銅鑼灣開設上樓 Cafe 的江鋒(Mark),早前也進軍共享工作空間的業務,原來是因為看到在 Cafe 的流動工作者的特別需求。
「我看到很多流動工作者和創業者都在 Cafe、星巴克工作,但這些始終是公共空間,不僅環境很吵,若想離座往洗手間又會擔心財物被偷,人多時佔不到電源位置更是常見。」開設 Thinkaholic 的江鋒表示:「而在自己家中工作雖然沒有這些問題,但就很容易會分心,而且缺乏與他人交流的機會,往往會錯失本來可能接觸到的工作機會。」
unwire002
全新工作模式豈止於租金便宜
「 Co-working Space 對創業者而言並不僅限於一個租金便宜的工作空間,而是一種全新的工作模式。」江鋒解釋:「即使你便宜租用工廠的商務中心,但卻只有各自的獨立空間。在共享工作空間,不同工作性質的租戶可以互相交流,從而產生更多的合作機會,也有助點子想法的激盪,產生新的協同效應,這是關起門工作的環境所做不到的。」
他認為共享工作空間的終極模式就像坊間的健身室,你只要付費有了會籍,就可在不同的工作間辦公,因為流動工作者往往不需要固定的工作空間,彈性的工作地點也能增加更多與人合作的機會。「Startup 其實最需要的是人脈,租金便宜之餘,也能促進交流的共享工作空間對創業者有很大幫助。」他說。
除了 Thinkaholic,香港有很多共享工作空間在近年開業,比較有名的有浩觀(CoCoon)、好地方等。由於共享工作空間的概念是由外國傳入,因此不少香港早期創立的都是由外國人,或是外流回港的香港人開設,如浩觀便是外流回港的 MaBelle 太子爺馬衡有份創辦。江鋒希望能夠建立一個純由香港華人組成的共享工作空間生態,把這種概念更植根於非英語的創業和流動工作者圈子。
0d3b9fd2b04aaab9297e984a1775055c
數碼港是共享工作空間重要推手
前面提到,Co-working Space 概念來自外國,而香港最元祖的共享工作空間就不能不提數碼港。由於外國不少 IT 公司都以共享工作空間的方式開展業務,因此很多外國人來港創業,或是外國公司來港建立初步據點時,都會先考慮以租用共享工作空間的方式。一來租金成本相對低,另一方面由於共享工作空間大多位處於商業中心區域,也比較接近外國僑民的生活圈子,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而數碼港在 09 年開設首間 Smart-Space 時著眼的也是這一點。數碼港營運總監麥傑夫(Mark O.Clift)表示,數碼港開辦首間 Smart-Space 時是為了照顧一些有意在港建立據點的外國公司,而本地新創公司後來亦成為重要的客戶。
據數碼港提供的數字,合共五期的 Smart-Space 現共有約160家用戶,當中約 63% 為本地公司,37% 為外地公司。它們主要從事軟件或流動程式應用開發、電子商貿、數碼娛樂以及多媒體應用等。由 09 年開設第一間開始,最新擴建的 Smart-Space 3F 已是第五期,平均每年就開設新一期,目標希望在今年底達到 200 家租戶。
unwire003
冀成為一個小型的矽谷生態環境
由於數碼港本身已有創業培育計劃,該計劃本身已提供了數碼港的辦公室空間,因此 Smart-Space 目標的客戶仍是外國來港建立據點的公司為主,不過亦有不少由創業培育計劃畢業的新創公司都繼續租用數碼港的辦公室。
Mark O.Clift 表示數碼港並不會把坊間的其他共享工作空間視為競爭者,一來他們是公營機構而非商業機構,另一方面數碼港是希望為香港打造一個適合創業的環境,其他共享工作空間是整個創業生態圈的一部分,愈來愈多、愈做愈好的共享工作空間是好事,並不會視為競爭者。
Mark O.Clift 認為數碼港 Smart-Space 跟其他共享工作空間的最大不同之處,在於提供了很大的生態環境。他指出,矽谷的成功正在於提供了一個能讓不同創意互相交流的環境,而數碼港的角色就像一個小型的矽谷,為新創公司提供一個開放討論、互相交流的環境。
而這環境的成員更包括了來自全球的其他大中小型 IT 公司,包括 Microsoft、IBM、Cisco 等公司都在數碼港有據點。換言之在數碼港的新創公司,會比在其他共享工作空間的落腳的公司更容易接觸到外國的發展機會。再加上數碼港會為租戶提供不同的交流活動,如到矽谷的交流團、創投公司的仲介等,所以他推薦香港的創業者多考慮數碼港的服務。
unwire004
source from unwire.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