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多人用的 10 大熱門手機 App 應用程式

GlobalWebIndex 日前公佈了 2013 年第二季熱門手機應用程式排行榜,這些Apps,你也有在用嗎?
2013年第二季十大熱門手機App:
1.Google Maps (54%)
Google Maps 支援全球多個國家的地圖,只要一機在手便不怕迷路,奪魁是理所當然的啦!
2.Facebook Mobile App (44%)
Facebook是全球最大社交媒體之一,FB用家有了App亦方便得多。
3.YouTube (35%)
使用手機瀏覽YouTube的確方便呢!不過也有用家比較喜歡在電腦屏幕上觀看影片啦。
4.Google+ App (30%)
Google+ 是新興社交平台,實力不容小覷呢!
5.WeChat (27%)
來自中國的WeChat算是App中的黑馬啊!
6.Twitter Mobile App (22%)
7.Skype (22%)
8.Facebook Messenger (22%)
9.Whatsapp (17%)
10.Instagram (11%)
廣告

【startup chat】NBA 都用!放棄月薪 4 萬工創業,港青寫「戰術板 app」揚威海外

一直以來,教練手上的戰術板都是球員和教練之間不可缺少的工具,不過使用傳統白板、粉筆來畫戰術在今時今日感覺已經有點落後,而一位 80 後港青便看準商機,放棄加拿大安穩生活回港一圓創業夢,推出籃球教練畫板「Basketball Coach’s Clipboard」Apps 殺出一條新血路,而且更受到美國 NBA 職業籃球隊及本地南華足球隊垂青,把自己的業餘嗜好變成了連投資基金亦讚好的運動科技事業!
coachbase_opening
創業遭父親反對
Coachbase 公司行政總裁兼創辦人林基偉(Keith)是個土生土長的香港 80 後,他在加拿大讀小學,在香港讀中學再回到加拿大升讀大學,既擁有香港人勤奮耐勞的特性,又有外國人富創意的思維。
當時他在加拿大主修電腦,畢業後順利進入一家電腦公司負責開發和會計相關的軟件,月薪 3、4萬、有車有樓又有完善的醫療津貼,過著標準的中產生活,基本上可稱得上是衣食無憂。不過他直言:「有天我在想,每天這樣朝九晚五,未來日子如果天天都像這樣刻版,生活實在太悶,希望趁年青創一番事業,亦想有多點時間陪伴家人」
可惜當時這個想法卻遭父親善意的反對,父親知道創業路辛苦漫長,又要面對外間很多人和事,眼看著在小康之家長大實在不想看著兒子受苦。 他直言當時曾經爭扎了一段時間,承受了不少壓力,不敢全職投身創業夢,幸得當時的未婚妻體諒和支持,最後足足用了一年時間才說服父親,在 2009 年毅然決定放棄加拿大的安逸生活回港創業。
IMG_1154
▲Keith 直言向父親提出創業時受到大力反對,反後幸得家人及妻子支援才有今天的成績。
真正做出用家所需才能跑出來
初期 Keith 曾作不同嘗試,希望找到賺錢的方程式。他曾經寫過「詠春 App」、「地鐵 EXIT Guide」、「ATM 提款機位置」Apps 等,可惜最後全部都不成功。唯一成功反為是一款寫來「方便自己」的 APP 。
Keith 曾在加拿大一所中學任教籃球隊時,為了方便自己訓練及管理球隊,用了三個月開發了一款 App 代替傳統的籃球運動教練畫板 Apps,後來適逄蘋果推出 iPhone,他便想到可以利用手機、平板屏幕作為電子白板繪畫戰術,取代需要粉筆、白板的傳統戰術板,編寫出《 Coach’s Clipboard》這款付款 App,由於正好解決不少教練實際的工作需要而大受歡迎。
由這裡可以領悟到,其實很多時空有 idea 做出來的 app 可能是不設實際。當由用家角度開發出來的 app 才能真正應付現實所需,一個好的使用經驗可以驅使用家自行對朋友推薦,這種人傳人的推廣是最可信而且是最快
IMG_1146
▲公司起步時雖然曾作多方面發展,不過最後決定專心做好自己的興趣 Basketball Coach’s Clipboard。
香港租貴人揀工
雖然 Coach’s Clipboard 推出以來短短 2 年時間已經相當成功,不過 Keith 坦承以一人之力創業相當辛苦。他當時發現在加拿大請人十分困難,所以便考慮到人力資源相當豐富的香港作為基地,不過回到香港不但發現租金非常昂貴,而且請人一點也不容易。他指出香港人搵工選擇太多,很難會看得起 Startup 公司,而且更曾經有一位已簽約的求職者竟為了另一間公司多給 $500 而放棄工作,令 Keith 深深明白香港要請人十分困難。最後,他決定在深圳成立辦公室,400 呎辦公室租金只需 $3,000,而且更找到參加 ACM 國際大學生程式設計比賽的「勁人」助陣,至今已有 7 位全職 Programmer 同事,不過要留著「勁人」亦不是容易的事,為了提高他們的忠誠度,自己決定把公司股份分配給他們,令他們更加落力,而現在 Coach’s Clipboard 已經推出了 iOS、Android、Windows、MAC 等不同版本。
IMG_1210
▲除了主力的籃球戰術板外,Keith 亦推出了包括:足球、排球、美式足球、棒球等超過 20 種不同團體運動的 Clipboard 戰術板,同樣獲得相當不錯的效果。
成功獲注資近 $200 萬
當他在 2011 年回流香港時 Coach’s Clipboard 程式已經漸露頭角,除了獲得香港數碼港的創意微型基金(CCMF)外,辦公室進駐數碼港外,亦引來包括:香港的 Red Chapel Advisors、Ironfire Angel Partners LP 等天使投資者注資超過 30 萬美元。此外,在 2013 年 Coachbase 更入選 Nike 和矽谷 Techstars 合辦的「Accelerator Program」,成為全球十家合作公司之一,而 Keith 於短短 3 個月內會見了逾百位投資者,他直言是人生之中最充實的時間,而且亦對創業有另一番的見解。
1278792_424757664290932_785071174_o
▲ Keith 經常應邀分享 Startup 公司的創業經歷。
NBA 隊、南華都採用
當問及他覺得自己成功的原因,Keith 認為 Apple 幫了很大的忙。因為當時 App store 上面的體育類型 Apps 選擇很少,Apple 需要找產品作 Demo 宣傳,多次 promote 我的 Coach’s Clipboard App,令到不少 iPhone、iPad 用戶認識我們的產品,而且更多次成為加拿大、美國區及 30 多個國家 App Store 體育類別的付費下載榜 NO.1!不過由於下載屬單向性質,他未能知道客戶的來源,及後直至 NBA 華盛頓巫師隊職員主動聯絡他,才知道自己擁有不少大學、高中的教練用戶,後來逐在 App 入面加上 Feedback 功能,提供客戶和自己互動的途徑,而且同時 Keith 亦把握機會順勢推出近 20 種不同團體運動的戰術板 Apps,例如:足球、美式足球、曲棍球、排球、手球、棒球等等。Keith 指出現時 App 推出 5 年以來下載量超過 25 萬次,當中八成用戶來自美加地區,而最近本地的南華甲組足球隊亦正式成為 Coach’s Clipboard 的用戶呢!
IMG_0496
▲在南華微軟合作的記者會上 Keith 亦應邀展示如何使用 Coach’s Clipboard App。
同行家鬥長命
Keith 指出,市場上面的挑戰比預期之中大,例如,他在寫 App 大概 2 個月時已經做足準備功夫(最後用了 3 個月完成 ),肯定沒有同類產品才計劃推出,但是當出街前數星期大約完成了 80% 時才發現竟然有功能更齊、更完善的同類 App 已經推出,完全在自己預計之外。當時自己硬著頭皮抱著「即管試試」的心態,竟然又發現有用戶真的付款購買。Keith 認為,每年都不斷有新人湧入市場,而且競爭肯定會越來越激烈,可以做的就是不斷 update、debug 進一步完善自己的 App 才能獲得用戶的垂青。他指出自己花了不少時間親自跟隨大學、高中籃球教練比賽,觀察他們的即時戰術調動、日常訓練等,而且亦獲得 Advisory board 的專家建議,不斷改善。而對於市面上的同類對手甚至是一些明顯抄襲的 App,Keith 稱:「大家只能夠鬥長命」,不斷有新手湧入市場,亦陸續有人離場,關鍵是看看誰可以捱到最後」。
IMG_1158
Android 客唔願比錢
現時 Coach’s Clipboard 提供了 iOS、Android、MAC 及 Windows 不同平台的 App,Keith 指出 iOS 仍然是當中最重要的平台,因為沿於公司和蘋果一直以來的合作關係,而且在外國使用 iPad 的人數亦較多。他認為Android 客戶不願意花錢購買 Apps,往往只願使用免費 Apps,不過大家都知道沒有免費午餐,要用 Free Apps 一定要有所取捨,例如功能不齊、不夠方便等,而自己亦會重新考慮 Android 市場的策略。反觀,Windows 8作業系統加入了手勢操作之外感覺仍有可取之處,而且它亦是最多人使用的工作平台,相比起 Windows Mobile 更具發展潛力。
未來要做市場 NO.1
展望未來,Keith 指出自己有信心在同類體育 App 之中做得最好,亦有信心做市場上面的 NO.1。他認為自己既有教練經驗,又有能力開發軟件,比起不少單純的軟件開發者或者純教練更有優勢,而且自己只集中在一款 App,所以能夠開發出更合適、了解真正教練需要的產品。功能多並不是一個賣點,簡單易用才是重點,因為不少老一輩的教練連電腦也不識用,要令更多人使用 Coach’s Clipboard 一定要做到 user friendly。現在我們已經推出 Coachbase TV 網頁教導用戶如何進行訓練,而且下一步亦會推出由專家提供的戰術供用戶直接購買,而且未來亦要多加發展雲端方面的應用,另外亦會和 Nike 研究一下發展配戴式裝置 Apps 的可行性,因為運動相關的智能裝置相信是個主要發展方向。
IMG_1102
玩生活、樂科技?
Keith 認為自己是一個工作狂,經常 24 小時機不離手地回覆來自世界各地的電郵及電話,工作、工作、再工作便是自己以前創業時期每日生活的寫照。不過後來他慢慢發現需要調節一下生活步伐,工作時工作、休息時休息,盡量抽時間和一班好朋友打籃球減壓、盡量令自己不要「日對夜對」手機,以免變成低頭族。此外,他直言要好好管理自己作息時間,在手機上設定自動排程的「請勿打擾」功能,在晚上十點之後不再工作,寧願在一大清早的 4、5 點早些起床回覆外國的電郵和電話,將時差影響減輕!另外,他亦對有興趣創業的年輕人提議不要太過執著父母的意見,雖然他們出發點肯定不想自己子女辛苦,不過香港人有創意又勤力,只要方向正確便不妨把握機會試試!
Coach’s Clipboard 電子戰術板
Coach’s Clipboard 是一款針對教練度身訂做的應用程式,它可以記低教練繪畫的不同戰術部署,把 iPad 變成電子戰術白板,它可以設定球員走動位置、攻防路線、加入雪糕筒、更換後備球員等,而且它更支援以動畫方式播放球員走位及傳球路線等,完全解除了雙手的限制(雙手最多只可以同時移動 2 位球員)。此外,App 又可以把球員相片加入其中,令到看起來親切感大增,而且戰術不但可以儲存日後隨時檢閱,亦可以經 Cloud Storage雲端儲存空間、或 Email 傳送給球員方便自行訓練。而且用戶亦可以利用「Shop」功能直接購買由專家制定的戰術,亦可以和其他教練互相分享及交流戰術部署。
IMG_1184
▲用戶可自訂不同的戰術、走動路線,決定球員是否自動走動等,不再限制教練講解戰術只能使用雙手。
IMG_1178
▲能夠把球員相片加入 App 之中,Keith 指出用戶反映是球員非常喜歡的功能,大大提高沉悶戰術板上的親切感。
IMG_1199
▲用戶可以隨時把戰術儲存起來並透過 Email 或雲端空間和球員及其他教練分享,可算是 Coach’s Clipboard 其中一項重點功能。

專業足球教練、球員意見分享

前南華教練
張寶春
IMG_0467
現在南華已經使用微軟贈送,預載 Coach’s Clipboard 應用程式的 Surface Pro 2 作為戰術調動之用,張寶春指出科技融入運動及進行管理已經是世界球壇的大趨勢,而且在講解戰術方面,比起使用傳統白板更加方便靈活,因為正常最多只可以同時移動兩粒磁石/兩支粉筆,不過利用 App 便可以自動設定多人同時走動,令整個戰術更加立體、更加清晰!此外,在試用平板講解戰術,更能吸引球員的注意力,加上可以儲存用過的戰術隨時拿出來使用,同樣可以讓球員更清晰展示走動路線。不過平板電腦的電量有時不太夠用,練波及講解戰術前一定要充足電才可使用。
南華球員
陳肇麒
IMG_0616
綽號陳七的南華球員陳肇麒對於採用科技協助教練講解戰術表示十分支持,教練用 App 來展示戰術對於球員來說感覺明顯新鮮感更強,而且球員對於戰術的解讀、了解亦會更加印象深刻,允其是電子戰術板上面的球員跑動可以自動進行,訓練時大家可以輕易重做出戰術要求。雖然球隊擁有翻譯,不過對於外援而言圖像化的電子戰術板更容易明白,而且亦有助提升球員之間的交流。不過單是教練使用平板可能較難逐一和球員交流,如果能夠一人一機就更好!
source from unwire

【好文轉載系列+startup chat系列】「按需經濟」海外普及 GoGoVan攻中澳韓 港產App外闖空間大

【財經專題】
近年大熱的Call車手機應用程式(App)Uber及快的Taxi,令香港人認識按需經濟(On-Demand Economy),隨着流動資訊科技發展,按需經濟App在歐美國家已滲入消費者生活各個範疇。本港業界認為,香港市場可作踏板,站穩腳後再拓海外。
記者:黃家欣 馮健鏗 高明輝
按需經濟在香港,這種概念暫時並非十分普及,但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早前的報告估計,2017年所有App累計將被下載2,680億次,合共收入達770億美元。本地Startup公司Innopage創辦人李勁華指,Uber的服務形式,是落指令後即時提供服務,並非衣食住行每一樣都可以複製,例如買衫,在香港「落樓下就有」,很少會用App即時買衫。Call車App較多,因為同時可以滿足供應及需求。

業界籲年輕人放低包袱

傳統睇法是香港市場細,需要拓展國際市場,但李勁華認為,香港市場不算細,有發展空間,而且GoGoVan亦改變了這個看法。因為GoGoVan一開始是做本地市場,到站穩香港市場後才向外發展,現時業務範圍包括新加坡、中國、台灣、澳洲及韓國。
此外,有本港業界人士建議有志創業的人要放低包袱面向中國,其中GoGoVan合夥創辦人Steven Lam則認為,「近年香港年輕人對中國市場有點抗拒,但中國市場其實很多地方值得學習,大家應該放低包袱」。
香港土生土長的「快的」創辦人李祖閩,在10多年前便跑到中國創業,結果被阿里巴巴看中入股,成為中國最大Call車App,估值高達87.5億美元(約683億港元),「發夢都冇諗過阿里巴巴投放咁多錢」。

歐美App收入增長強勁

在歐美國家方面,則已有不少開發商推出App,用戶只需手機或流動裝置,便解決家居維修、一日三餐、甚至醫療等需要。住方面亦有家居維修App「CallFixie」;Uber的飲食版,則是一些外賣服務。有關業務增長潛力龐大,根據財經網站Business Insider,截至去年中,已有48億美元投資在相關的科技。部份公司收入理想,以Uber為例,該公司去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行政總裁Travis Kalanick表示,預計收入每六個月多一倍。

【話你知】
按需經濟有利消費者

按需經濟(On-Demand Economy)是利用科技連繫消費者及提供服務的公司或自由工作者,方便消費者之餘,亦將不常用的資源重新推出市場。分析認為,按需經濟急促發展,主要由於科技發展令電腦資源變得便宜,複雜的工序亦可分拆成簡單步驟,並分開予不同專業人士完成。 
source from apple daily

【好文轉載系列】是競爭對手還是潛質伙伴? 探索新創公司與傳統大機構新關係

商場上常聽到新創公司要做「破壞創新」,把現時主宰遊戲規則的傳統大公司打倒,而從大公司的角度,這些新創公司亦可能是威脅。新創公司是否要下剋上才能有發展?傳統大公司又是否一定要做防守者,應付接踵而來的挑戰者?兩者之間是否不能並存?
Pacman

共存:鯨吞以外的選擇

不少人都說,新創公司必須打破今日市場的傳統規則,解決以前無法解決的問題才能成功,例如 GoGoVan 及一眾貨車召喚應用就顛覆了傳統的貨車電召市場。從消費者的角度看,有新的使用模式而且更快更方便,當然無任歡迎,但有新的遊戲玩家落場,創造新的遊戲規則,對一直以舊規則致勝的舊玩家而言,就未必歡迎。
巨人歌利亞與大衛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聽過。一家可能只有幾位創辦人的新創公司,跟全球可能有一萬位員工的大企業比鬥,也許在 IT 的世界才會有可能。不過兩者之間是否真的只能「你死我活」?其實很多大機構都面對發展瓶頸的問題,除了消滅新創公司威脅這選項,很多企業都選擇其他的方式來共存。

鼓勵員工創新變相外判 R&D 風險

應該不少讀者都知道,Google 曾有鼓勵員工創新的「20% 自由時間」的政策,員工可支配每天 20% 的工作時間,用來自主研發並非本職工作的產品,現在大家很常用的 Gmail 便是其中一個因為這政策而誕生的 Google 產品。這種做法在當年確實非常創新,但愈來愈多公司都開始有類似的政策,務求增加更多創新的機會。
為何最初 Google 會有這樣的政策?這是因為單靠機構自己的 R&D 研發部門,未必有接二連三的創意,去支援 Google 開展新業務,而提供員工自由研發的空間,或是贊助一些創業活動,就是變相的把 R&D 外判出去,由非核心人員去承受風險。
其實近年愈來愈多公司都開始有這種想法,因此都有不同的公司主動引入 Google 的自由研究政策,或是贊助甚至主辦創業比賽,或是推出創業種子基金,試圖從中「淘金」,找出具價值的商業點子,藉此讓機構原來的業務有新的發展機會。
People pose with laptops in front of projection of Google logo in this picture illustration taken in Zenica

非金錢資助扶腋新創團隊

Unwire.pro 曾報導過的、太古地產主辦的「blueprint」創業加速計劃便屬此例。相信很多人也聽過「維港投資」(Horizons Venture),是香港首富李嘉誠的私人創投公司,不少媒體也報導過「維港投資」的成功例子如 Facebook、Skype、Spotify 等公司。
畢竟維港投資是李嘉誠的私人公司,跟整個集團未必有聯繫,但 blueprint 創業加速計劃卻絕對是從太古整個集團為出發點的計劃。blueprint 創業加速計劃既毋須創業公司支付任何費用,亦無設立股權回報條件,但卻提供為期 6 個月的免費工作空間、專業導師指引、產品測試及市場拓展機會,並協助其引入投資,加速業務發展。
而專業導師團隊更是星光熠熠,超過 70 位來自不同領域的香港企業頂級管理人才和創業家,包括 14 位企業領導者和 16 位公司董事,更包括太古地產非常務董事郭鵬、太古飲料常務董事賀以禮、太古資源董事譚錦儀、國泰航空信息科技創新中心經理 Bidyut Dumra 及太古集團可持續發展事務總監林立勤等。
unwire001

從新創圈子中發掘業務創新機會

而 blueprint 計劃除了提供免費辦公空間和專業指導,最重要是提供產品測試及市場拓展機會,並協助其引入投資。事實上太古集團的業務很廣泛,屬下機構業務包括航空服務及航空飲食、飛機工程、物業投資及發展、酒店、工業、貿易、船務及保險、礦業以至再生能源,旗下包括太古地產有限公司,國泰航空及太古可口可樂等機構。這些業務其實同樣需要有創新想法以突破瓶頸,而 blueprint 計劃便正是其中一種可能性。
blueprint 創業加速計劃要求申請者以 B2B 業務為主,並樂意讓這些創新想法在太古集團旗下的業務上實踐,例如創業公司的創新意念若跟航空有關,則會有機會跟國泰合作,在其業務中試行這些新想法,直接在實際商業環境中實踐其 B2B 意念。
對像太古集團這種大機構而言,一層一層的公司架構難免窒礙創新,而且也缺乏冒險創新的土壤。而 blueprint 計劃正好可利用機構本身的資源,提供純金錢以外的支援,即使沒有能夠點燃創新業務動力的點子,也不會有很大的損失,但如果成功淘金卻可以創造更大的商機,這種把高風險 R&D 外判的手法,對太古集團而言其實是很物超所值的。
Cathay_Pacific_Economy_clamshells

金錢贊助換取對大機構有利位置

類似的案例還有阿里巴巴在香港和台灣的創業基金。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宣布出資 10 億港元和 100 億新台幣成立青年創業基金,還有在港台兩地都舉行網商大賽,都同樣是出於類似的想法。
阿里巴巴斥資 10 億港幣成立首個專為香港青年而設的創業基金,主要協助本港電子商務領域的新創公司,而台灣的 100 億新台幣創業基金對象則是農產品、工業產品、創意產品、新創服務的行業,同時阿里巴巴每年將從香港和台灣招募 200 位年輕人進入其公司實習。
對甫上市便集資 220 億美元、在光棍節一小時已有 93 億元交易的阿里巴巴而言,10 億港元和 100 億台幣並非很大的數目。撇開名聲不論,這兩筆創業基金對阿里巴巴而言只是很小額的投資,以香港的創業基金為例就限定是以 B2B 業務為主,這本身就是阿里巴巴的領域。
對阿里巴巴而言,不管是投資這些出自基金的創新公司,或是收購業務、生意合作(或是「參考」),都是藉由這些新創團隊來壯大自家的生態圈,把外來的創新想法變成自己的未來收入。在「創新」已成為業務發展關鍵的現代商業世界,把「創新」都外判出去,未來將是更加主流的模式。
image4-590x443

 鯨吞收購未必是最好選擇

很多時候,傳統大機構往往未為意來自新創公司的威脅,回過頭來對手可能已經站穩陣腳。傳統大公司回應新創公司的挑戰,不外乎是收購或是利用傳統渠道優勢施壓,但結果往往只是令敗局拖延,沒能改變結局。例如 Google 和 Microsoft 都曾有意收購 Facebook,而前者的 Google+ 今天已成敗局。
以 Yahoo 為例,自 Marissa Mayer 上任以來接連收購,但其實大多未有成為 Yahoo 本身的核心業務。以 11 億美元收購 Tumblr 本欲參戰社交媒體市場為例,但即使 Tumblr 多受年輕人歡迎,在雅虎手上卻變得不再閃耀。即使 Yahoo 意欲借戰略收購 Tumblr 來加速業務轉型,但實際上卻跟雅虎本身服務格格不入。
當然,上面提到的收購、贊助、支援等等,都是建基於「大公司照顧小公司」那種層次上的想法,其實在商場上更常見的做法,還是「合作」。畢竟收購後未必做得比之前好,而培育一家新創公司也要看機遇,遇到能給傳統機構新機會的新創團隊,成為合作伙伴還是更合理的做法。
Vara-Mayer-Yahoo-1200

借新創團隊回應市場急速變化

本地另一家大集團旗下的和記環球電訊,便是其中一個例子。早前該公司推出一系列的行業化雲端服務,其中不少其實是跟本地的新創團隊合作的。和記環球電訊產品及服務主管陳思源表示,該公司一直都有跟不同的新創團隊合作,不過直到近期才更加積極。
他坦言電訊公司是很擅長「計算」的公司,一套服務計劃背後經過很多的計算,絕少會有誤算。但有這樣思維模式的公司,若要花錢做一些未必有確實回報的 R&D 研發,肯定成效不彰,因此選擇跟有創新念頭的公司合作,把高風險的 R&D 外判就是很自然的想法。
unwire002

大小公司其實各有優勢可互補

大公司難免會一層一層的架構,這難免影響效率,但回應市場變化的效率卻是創新團隊最重要的資產,因此其實是一拍即合。陳思源認為,大機構和小團隊之間其實是互補不足。一方面小團隊往往缺乏資源,尤其在市場規劃、宣傳、渠道、交付等領域上,就一定輸給經驗豐富的大機構。
小公司要賣產品給大眾市場,其實不易,若再考慮怎樣收取貨款,就肯定頭痛。若果是兩者合作推廣,共同打同一個市場,肯定比單打獨鬥更加有利。另一方面,大公司可以做一個平台,收集各種不同的新創點子後整合成一種套裝服務推出,其實可以衍生更多新的合作機會,激盪出各自圈子難以獨自產生的新想法。
為何不選擇直接收購這些團隊?陳思源坦言這未必是一個好的選擇,畢竟新創團隊的優勢正在於靈活,若加入到大機構中,這些優勢將漸漸消磨掉。他認為在商業社會,以生意伙伴的模式合作才是最理想的,畢竟創新想法每天都有,收購一個團隊未必能應付未來的變化,如果是合作的話就能更快應變,這也是大公司不選擇每件事都自己去做的另一原因。
本文從多個角度探討了大公司和新創公司的關係。其實新創公司要成功,結局不外乎是上市或被收購,但不管那種方向也好,如果半途力盡也沒有意義。跟大公司的合作可以是一種手段,如果尋求被收購,那跟大機構合作就更理所當然。而從大公司角度,與其不斷防守,不如選擇收編對手在自己的生態圈中或更為有利。相信未來將有更多類似的合作模式出現。
source from unwire 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