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轉載系列】Bindo ─ ─從紐約走到香港

Bindo共同創辦人顏林胤

Bindo共同創辦人顏林胤
科技打破溝通的地域界限,香港的Startup更容易走出去,拓闊自己的領土,不只是鄰近的中國內地,而是去到更遠的歐美。就像在香港長大的顏林胤,他是零售系統Bindo共同創辦人,他在香港認識創業夥伴,卻因香港市場太小,便跑到紐約成立Bindo,為當地零售店舖帶來改變,但他没有忘記自己的根,在紐約做了點成績後,便回到老家香港,為Bindo開拓在香港及內地的市場。
Bindo在2011年創立,是一個雲端iPad POS系統(POS:Point of Sale),透過iPad連接收銀機,系統除提供銷售、庫存管理外,更能整合客戶關係(CRM),即結帳後,客戶的選購及銷售記錄將存進在系統內,為商舖保留紀錄,亦提供讓客戶設網購平台的服務。客戶主要為中小企,在美國有三千多間商店使用,香港亦有過百名客戶,例如陽光洗衣廠。
33歲的顏林胤(Jason)在內地出生,香港長大,中六時到美國升學及就業,有三年從事金融業的經驗。美國人拍檔Brad Lauster,在香港度假時認識Jason,二人便在2011年到美國成立Bindo,Jason說「我們知道香港的市場很小,如果在香港的話,我們應該連粥都無得食,而我對美國的市場亦較熟悉」。

創業者應過份地樂觀

B2B產品對介面及用戶互動的要求一般没有B2C的那樣高,但Jason自言,Bindo對比其他對手的優勢,是自己抱着開發B2C產品的心態去從事B2B的產品,因此令到其UI與UX比傳統POS系統好,價格亦較便宜,「POS系統是一個Underinvest的行業,許多人覺得這是一個没有前途的東西,是Underinvest的東西,我以前從事對衝基金,Brad亦有從事Startup的經驗,故把最好的技術帶到我們的POS系統,令它變好看好用,亦有效率」。
Jason說當初没想過開發零售系統,是想做本地化的網購平台,但後來發現許多美國店舖的POS系統都是使用過時的技術,及差劣的介面,於是便決定開發雲端POS系統,不過當時面對潛在的投資者的冷言冷語,「得到的所有答案都是無前途(研發POS系統),勸我們不要做,但我們do it anyway,one of best decision ever made…
我一早已經知道要做一件成功的事時,會有90%的人會說你一定失敗,反而每一個人都說要做的事情,其實是『唔輪到你做』的事情,競爭很大,每人都懂得市場,每人都做同一樣事情。我對許多反對的聲音是很樂觀,投資者對POS系統的認知不及我們,他們覺得不應該做的原因,源於對市場不夠了解及不夠樂觀。我覺得作為創業者,應該要過份地樂觀(optimistic)」。
Bindo現時是一間有50人的企業,更在去年獲得180萬美元的種子投資,約1400萬港幣,投資方包括葡萄酒專家Gary Vaynerchuk、風險投資公司Metamorphic Ventures、East Ventures及其他私人投資者,未來將會有新一輪投資者。

Expand business aggressively

Jason對美國業務發展的成績感到滿意,但被問到回到香港發展的原因,便答「因為香港的食物都幾好味」,其實是他發現香港POS系統技術比內地及美國落後,因此容易在市場上跑出,現時美國的市場便由拍檔及同事管理。但他亦感到香港較難尋找投資者,因此他認為Startup需「Go international at early stage,要想想在香港以外有什麼市場,能有增長的策略去擴闊業務」。
除了資訊科技行業外,香港店舖租金高企,實體生意難做,因此Bindo推出「Startup Version」及「Bindo Market」,前者讓新創業人士「接受免費」享用POS系統;後者是匯集本地商店的網購平台,將會先在美國推出,之後再有香港版。
B2B的生意理應有可觀的利潤,Jason亦說Bindo「曾幾何時有Break-even過」,但現在暫時未收支平衡,他回應時展現其樂觀的態度,「做Startup不是要在早期便收支平衡,做Startup是要Expand business aggressively,收支平衡及早期的盈利能力不是我早期的目標,如果任何時候我們想去慢下來,其實可以收支平衡,但我們没有選擇慢下來…想變成香港或美國的最大Player,是首要目標,而不是收支平衡」。
Bindo界面

Bindo介面
Bindo的辦公室剛由科技園搬到新蒲崗
source from startupbeat
廣告

【好文轉載系列】小心! 大數據正在消滅左腦型人才

自從工業革命後,大量傳統人手工作被機械所取代。工匠的角色被機械取代,固然令不少人失去飯碗,亦令不少原本不具有工藝技術的人,以「操作機械」的形式投身生產行業,變相令「手藝」、「經驗」的價值下降。Big Data 作為數據化革命的代表技術,被視為第三次工業革命,而這一波革命淘汰的更可能包括你和我。
Left-or-Right-Brain-Marketer[1]

數據經濟成為第三次工業革命

工業革命之所以被稱作「革命」,是因為它令人類的生產模式有了翻天覆地改變,而生產者的角色也由傳承工藝的工匠,變成操作機械的工人。機械大規模生產,讓生產不再依賴專業的工匠,工人只需懂得操作機械就能製造出不同的產品,不斷傳承的工藝、累積的經驗都失去價值。
當然,並不是所有工作都因為機械生產而受到淘汰,經過兩次工業革命後,人類工作模式改變,除了技術型工人出現外,服務業或是商業管理人員都不受機械生產模式影響,亦即所謂「知識型經濟」逐漸抬頭,成為發達國家的主要模式。
服務業和商業高管難以被機械取代,是因為機械只能取代重覆性高的行為,而服務業必須擅長「觀人於微」,商業管理人員更需要累積行業經驗,用「邏輯」作出商業決策,思考、分析這些運用「左腦」的行為,都不是單純機械能夠做到的。

大數據正在消滅左腦型人才

而 Big Data 大數據的出現,就讓這些優勢都開始消失。透過從海量的數據中分析,消費者習慣、行為都能夠預測,再加上全通道(Omni Channel)等新興線上線下零售模式出現,不僅資深前線銷售人員不再吃香,甚至可能不再需要有實體商店。
而資深技工的角色也不再重要,以前可能需要「老師傅」的經驗做判斷,或是隨時應變維修任何「疑難雜症」,但今天透過大數據分析後已能掌握故障出現的機率和原因,毋須任何經驗判斷,派出具備維修該問題的技工就可以,「周身刀」的老師傅亦不再吃香。
而商業高管更是如此。透過大數據分析,已能掌握市場的真實趨勢,亦能相當準確地預測走勢,換言之作出商業決策不再需要依賴管理人員對市場的理解和經驗,任何管理決定都可用大數據分析來決策,對中層管理人員的影響可能很深遠。

大數據分析顧客口味提早發貨

利用 Big Data 分析顧客行為,最出名的案例當然是 Amazon。模擬一下進入一家時裝店的場景,你進入商店並到了衣架前拿起多條裙子來看,這時店長過來推銷,開場白大概會是:「看你拿起幾條白色裙子來看,會否想看一下其他裙子或白色套裝?」
如果把這變成網上商店,就是大數據收集和分析。消費者就算未購物,Amazon 已可以從你瀏覽過的產品來推測你的喜好、習慣、目標價錢等,從而在旁邊的推薦欄推送更符合你口味的商品。就像實體商店裡,店長會知悉熟客喜好一樣,網上商店同樣做得到,而且數據更多、推薦更準確。
而 Amazon 更誇張的是,可以預測得到「你將會購買」,就算你未下單訂購,就已經開始了物流送貨的流程。正如小店會為熟店「留貨」一樣,Amazon 預測你(或你身處地區的消費者)會購買的機會很高,就會預先出貨到隣近的物流倉,當你真的下單時就能直接出貨,從而加快送貨速度。
2012 年有一個經典案例是美國連鎖商店 Target。某天有一父親向 Target 抗議,為何寄送尿布以及其他嬰兒產品優惠券給他家未婚的高中女兒,後來卻發現原來女兒真的懷孕了,並曾到 Target 商店買一些與妊娠有關的物品。「Target 比父親更早知道女兒懷孕」的故事,亦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數據準確的真實案例。
TargetPreg

大數據協助提高採購準確度

而剛剛在早前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 2015 裡,獲得最佳生活時尚銅獎及雲端計算特別嘉許的 Mydress.com,就是香港其中一個運用大數據和 Omni Channel 的網上商店。透過收集用戶瀏覽、購買貨品的紀錄,分析消費習慣和喜好,從而更針對性地發放推廣資訊。
Mydress 創辦人黃震宇表示,該網上商店亦有運用大數據協助掌握消費者口味,除能推薦商品外,亦有助判斷入貨準則。Mydress 主打的是 Fast Fashion 市場,每款時裝的入貨量未必很多,但由於流轉很快,因此很快就能知道哪些產品較受歡迎、去貨最快,再配合與 Amazon 類似的用戶口味數據,交叉分析就能在採購時更準確。
尤其現在網上商店開始推行 Omni Channel 策略,線上買貨、線下取貨,顧客可以選擇送貨到府或是親身到實體商店取貨,實體店的角色可能只是「體驗區」或「提貨點」,門市可能不再需要高薪聘用資深的店長和銷售員來促銷,零售服務業將出現更大變化。
Mydress screen cap

尋找隱藏因果關係

RADICA 是香港資深的電郵營銷和客戶關係管理系統開發公司,近年積極開拓在大數據方面的業務,透過收集網絡上的開放數據,再配合客戶本身收集的內部數據,以大數據分析預測消費者的行為,協助機構客戶作出更準確的商業決策。法國 LVMH 集團、中國攜程網、體育品牌李寧都是他們的客戶。
RADICA 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郭正光表示,大數據的出現令商業決策變得更準確,而且有些思考方式可能根本是以前無思考過的:「你有想像過,北京的霧霾天氣可能增加澳門遊客人數嗎?結合一些外在的開放數據,交叉分析酒店入住率數據,可能得出從未有人留意過的趨勢,可能連經驗老到的酒店業高層都看不到。」
以前述澳門酒店為例,單靠酒店內部數據可能只知道季節性趨勢,但結合天氣數據可能就會發現,原來北京的有錢人會為了避開霧霾天氣而短暫出行,如果你及早發現,就能在天氣預告北京將出現霧霾天氣時,向北京的潛在客戶發送酒店的電郵推廣訊息,這樣就比胡亂推廣更加有效率。
unwire001

15 年內電腦已能取代人腦

當然,這種尋找隱藏因果關係的做法未必準確,影響澳門旅客人數、酒店入住率的因素可能很多,參數之間互有影響之餘,亦可能有例外情況,因此大數據預測從來都是估計機率。郭正光認為大數據比人腦更少偏見,不會因為過往經驗而影響分析,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失誤、修正,能更快找出關鍵所在。
「未來市務營銷人員可能不用再分析,只需跟從大數據分析的結果去做決策便可以。人腦分析始終有界限,但雲端運算理論上是有無限的分析資源,幾秒已能得出準確的結果。我估計 15 年內電腦已能取代人腦,去做各種重要商業決策。」他說。
郭正光表示早已有網站開發 AI 協助客戶從不同航空公司自動尋找最便宜的機票,未來這種人工智能應用將會更多。那是否代表商業機構經理人員將受到影響?郭正光坦言「很有可能」,未來管理人員可能只需選擇相信大數據分析結果就可以,屆時行業經驗未必最重要,有否創意、能否有效管理員工,可能會更加重要。

股票分析也靠大數據

股票世界只要你比其他人早一分鐘已可以成為富翁。但事實上今天股市早已不是「人鬥人」,而是「電腦鬥電腦」的世界,很多基金公司早就利用電腦分析股票走勢,當參數達到某個指標就會自動買賣。過往財經界會聘請精算師去分析股票基本因素、市場情緒,保險公司也會分析投保客的風險,但今天已開始用電腦來做,精算師也未必繼續吃香。
透過大數據,直接從 Facebook、Twitter 等社交網站收集網民對股市的看法,已能大致掌握市場情緒,不再需要猜測估算,而是真實數得出來的數字。Tradepop、HedgeChatter 等公司便是專做情緒分析數據業務,分析師再交叉分析即時新聞及交易數據,已可以作出投資決策。
這些專業情緒分析數據公司每天都會即時掃描網路上的大量訊息,如社交網站、論壇等,直接分析 7,600 多項美國股票的實時交易,據說預測準確率高達 60%。配合分析相關股票在全球的交易紀錄,環球股票評論員對股票的專業分析,從而估計股票的波動和變化趨勢,協助專業投資者交易。
Hedgechatter

感冒小病不會找大國手

除了零售服務業前線銷售人員、商業決策者、股票投資者可能受到大數據衝擊,專業技術人員一樣有可能。當然,電腦是不能取代精益求精的專業人士,但卻可以令他們角色不再那麼重要。Optix Solution 是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 2015 最佳中小企資訊科技(應用)金獎得主,參賽的人工智能流動廣告平台管理系統,就利用大數據來協助維護巴士媒體系統。
巴士故障要回車廠維修,也需要定期回廠檢查,但巴士流動電視廣播系統並不影響巴士運行,而它的維修保養工作也是外判的。Optix 每晚必須把握只有三小時的時間,到全港 45 個巴士總站或停泊地點維修保養,因此必須善用大數據技術,預早找出可能快要故障的巴士來維護,以免拖延保養工作。
以前系統有故障,可能要找經驗豐富的師傅處理,先替系統做「全身檢查」,找出問題後再對症下藥。但這樣需要依賴老師傅坐陣做支援,當檢查後發現是大問題,當然是適才適任,立即解決問題,但如果只是小問題就很浪費人力。老師傅的薪酬高得多,如果感冒小病也找大國手來醫治,成本實在太貴。

經驗技術人員或失競爭優勢

Optix 就利用數據分析,估計出要檢查的巴士最可能出現問題的部分,再分配專擅該領域的維修人員處理,從而減少對老師傅的依賴。老師傅一晚的薪酬可能抵得上兩個普通技師,而且老師傅的數量一定比普通技師來得少,不可能每一個巴士站都有一個,人手分派錯誤的結果是可能派去的地點用不上,沒派去的卻拖延了維修。
而使用大數據分析後,Optix 事前已大概知道哪兒出問題,派出相應的技師便能解決,因此能減少對老師傅的依賴。另一方面,也能更準確知道哪一個點真的需要老師傅出手,能更有效率分配可用人員之餘,也不會拖延真正的急症,在降低成本的同時,也可減輕前線人員負擔。
這並非只是單一案例,甚至連飛機引擎維護也開始透過大數據做分析。航空航天製造商 Pratt & Whitney 現在就利用 IBM 提供的大數據技術,可以預測出飛機引擎何時需要進行維護,準確率高達 97%,提早維修或更換,從而減少真正故障出現的損失。
換言之,未來維修團隊可能不再需要大量的經驗老到的技師,反而專擅長於單一項目的技師會更受歡迎。結果是,每項技能皆擅長的專業人員,可能反而因為薪酬太高而不受歡迎,本來很有市場優勢的經驗技術人員,同樣可能受到大數據影響職業前景。
Pratt_&_Whitney_PW_6000
Source: Stahlkocher / Wikipedia

數據科學家有價有市

當然,上述的預測仍然有待驗證,而且人類懂得適應時代,若改變正在出現,相信不會有人選擇坐以待斃。但既然淘汰了馬伕自然產生了汽車司機的新職業,那會否有新的工種因為大數據而出現?當然有。大數據產業急速成長下,Gartner 預測到 2015 年全球將產生 4,400 萬個 IT 職位以應付大數據,各行各業都在搶奪大數據專家
根據 EMC 報告,25% 企業已聘請了數據科學家,24% 企業正在使用大數據分析工具,57% 企業則在慎重考慮採用大數據分析工具。而據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預測,到 2018 年美國將有 14 萬到 19 萬的大數據專業人才短缺,以及 150 萬個擁有洞察大數據的能力,可以做出更好的企業決策管理階層人才。
美國招聘網站 Glassdoor 報告顯示,一個數據科學家平均年薪是 118,709 美元,遠比程式員的 64,537 美元為多。美國另一專業獵頭公司 Robert Halt ,亦把數據工程師列為今年薪酬漲幅最多的六大行業之一,預計薪酬年成長率 9.3%,平均年薪 119,250 美元至 168,250 美元,由此可見這職位有多渴求專業人才。

結語

但撇開大數據會否影響就業不論,人類對機械、電腦的依賴愈來愈重,卻是事實。當然世界未必像《未來戰士》般,會有「天網」主宰人類,但科幻作品預言機械將完全取代人類工作,人類只需享樂的幻想未必不會成真。
據 Business Insider 報導,Google 工程總監 Ray Kurzweil 就預測, 2029 年前機械人可達到人類智慧的階段,Gartner 亦預期 2025 年世上會有三分一的工作,會被軟件、機械人、人工智慧所取代。
但這是否一件好事?實施機艙無紙化、完全仰賴 iPad 輔助機師的美國航空,早前就因為遇上應用程式故障、電子地圖出問題的意外,2 日內就有逾 50 班航機受影響而延誤。過份依賴電腦顯然有很大風險。
就像今天人人都只會在需要時到 Google 搜尋資料,不會再死記、強背、學習一樣,也許有一天人類已不需再思考分析,一切都交給大數據來決定。Amazon 推薦你買的裙子,會否反而局限你的選擇,錯失跟另一條可能更適合你的裙子的邂逅機會?也許這才是真正該留意的事。
source from unwire

【好文轉載系列+startup chat】網購成功之道!專訪 Woodhouse 活方亞太區團隊

自從智能手機逐漸普及後,加上愈來愈多人會使用無限上網 plan,也間接帶來網購熱潮,所以近年購買不同種類產品的網上商店愈來愈多,競爭亦愈來愈大。究竟有甚麼辦法可以突圍而出?有志開設網上商店的讀者們,或許可以乘機偷偷師呢。
IMG_01281[1]
最重要是多樣化
woodhouse_01
其實網上商店今時今日種類非常多,先不說其他品種,單是數碼產品的選擇已是花多眼亂,究竟應該如何突圍而出?Woodhouse 的亞太區團隊負責人 Patrik Ekstrom 就表示,重點在於「多樣化」:「在我們的商店,當然數碼產品佔了一大部分,但實際上並不止於此,如果有細心瀏覽我們的網上商店,就可以看到還有名酒、化妝護膚品、時裝、甚至嬰兒食品及用品也有!」
Patrik 續說:「每一個種類,就以智能手機來說吧,選擇也十分多,由最便宜一千元左右,到超過二萬元的電話也有提供,確是豐儉由人。這種『一站式』的網上購物體驗,可讓顧客在一個地方就可以買齊他們想買的東西,而正是這種方便性,才可以吸引顧客青睞。」
▼網購商店成功之道:種類夠多。
woodhouse_03
▼連貴達 33 萬的酒,或者 8 萬多的勞力士名錶也可以網購,種類確實十分多。
woodhouse_04woodhouse_05
一切也是快、快、快
woodhouse_02
互聯網瞬息萬變,網購商店要成功,Patrik 表示一切也要快!「要開商店,相信沒有人不想賺錢吧!以數碼產品為例吧,在我們的網上商店,最受歡迎的產品通常也是較少地方、或者在香港仍未正式推出行貨的產品,而在這情況下,售價自然可以設得高一點,也可以賺得多一點,而愈快能取得產品發售,這段賺錢『蜜月期』就會更長,所以網購商店要能成功,來貨快是十分重要的。」
Patrik 亦表示,他們與多間批發商也有合作關係,基本上哪間來貨較快就向哪間入貨,所以能做到極速入貨補貨;而且他們會在各代理商之間格價後,才選擇最優惠的代理商入貨,務求在能夠賺錢之餘,產品標價也不會太昂貴,令消費者卻步。
售後服務至重要
IMG_0124
提到開設網購數碼產品的商店,很多人會立即聯想到水貨機,而提到在水貨舖買水貨機,一般相信不少人也會覺得不太穩陣,不但擔心買入「次貨」,而最憂慮的肯定是售後服務,所以一間網購商店是否能夠成功,很大程度取決於商店提供的售後服務是否完善。Patrik 在訪問中就表示在這一方面,他們十分有信心。
「我們不但給予與行貨相同年期的保養(例如:手機一般也提供一年保養),而且與其他水貨手機店最大的不同,是他們有些需要將產品寄送回原產地進行維修,但我們在香港有自己的維修團隊,盡量將等待時間減至最短。另外,我們亦在尖沙咀設立 Pick-up Point,在網上購買了的產品,可以與我們職員面對面交收,免除了網購『隔山買牛』的憂慮。」
將設跨國二手機買賣服務
近年不少人也提倡「環保」概念,希望就算換機,也可以購買二手機,讓產品的生命周期可以盡用,對於用家來說又可以省點錢。Patrik 表示,除了以上的售後服務外,他們未來更會進一步提升服務層次,除了已在上周六於新界元朗設立新的 Pick-up Point,讓居住新界的顧客不用搭車到市區,也可以拿到購買的產品;他們亦打算在今年開設全新的「跨國二手機買賣服務」
「理念是這樣的,我們來自世界各地的會員,也可以透過我們的新服務,貼出他們希望放售的產品,而其他國家的會員看到,亦可以毋須離家,也可以購買到心儀產品。至於我們,就會作為中介公司,負責檢查放售產品的性能及質量,再負責中間的所有金錢交易。對於用家來說,他們放售的市場大了,產品放售的價位亦會較理想,而有興趣購買二手產品的用家,亦不用局限在他們本國選擇,選擇範圍自然大了很多,也較容易用他們的『目標價』買得心頭好。」Patrik 更表示,這類服務他們仍未看到香港有任何店舖提供,應可進一步吸引更多顧客幫襯。當然,他們會收取一定百分比的服務費,但 Patrik 表示不會太貴,會是顧客的接受範圍之內。
總結:快 + 識變通 + 體貼服務=網購商店成功元素
其實這幾年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營商環境愈來愈差:舖租貴、競爭大、同行鬥爛價鍊價,令賺取利潤大大減低。不過在與 Patrik 傾談後,筆者確實學到了不少東西,至少覺得一個道理:環境是「死」的,生意是「生」的,任何一盤生意,也有它的潛在商機,但要成功,快、識變通及提供體貼合適的服務,相信是每一個營商者必備的生存條件吧!
source from unwire.pro

【好文轉載系列】耗資千萬只為推出理想遊戲 熱血 Online 機迷創業之路

unwire_pro02
在漫畫裡有這樣一段:劍聖為了追求完美的一劍,最終用生命完成了最厲害的招式「劍廿三」。其實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夢,總有一些事物是想追求完美的,為了這種「男人的浪漫」可以耗盡心機財富,只為達到心中的完美。
最近就有一班「機迷」,人到中年卻竟然放棄高薪厚職,投資過千萬港元打造一款手機遊戲,不談回本不談成就,目標只是希望重拾十幾年前打機的回憶,打造一款心目中的理想遊戲。
資深機迷只為重燃熱情
David 和 Ken 兩個機迷,齊齊已屆「不惑之年」,一年前還是事業一早上了軌道的中產一族。幾個「超齡機迷」某天聚首一堂,回憶起十幾年前齊齊在網吧打《Rainbow 6》、《魔獸世界》的日子,感嘆失去了以前那種打機的感動。這時兩人突然拍案而起,希望重拾這種讓他們曾經棄寢忘餐的感動,決定既然市面沒有一款遊戲能讓他們投注熱情,那就自己做一款好了。於是毅然放下高薪厚職,成立了 Ever App 公司,開始打造他們心目中的理想遊戲。
搞 Game 寫 Game,人人以為只是後生仔才會做的事。兩個中年人抱著一團火突然去做,壓力多大肯定可想而知。Ever App 公司成立了 9 個月,投資過千萬港元,成果是今天晚上(30/5)會在美國率先推出的遊戲《The Legend of Heroes XIII》。被問到計劃何時回本?有何商業目標?兩人竟然齊齊答「無」,就連採訪過很多公司老闆的筆者都感到啞口無言。
unwire_pro05
「回本」不是看金錢
兩人坦言,瞓身創業搞遊戲,不是因為眼見《神魔之塔》被收購這種故事吸引,而是真心希望打造出一款,讓他們那一代機迷都能重拾當年樂趣的遊戲。他們回憶中的「那些年」,是齊齊在網吧等夠鐘「推王」、吃飯上廁所也不敢走開、集體等新 Patch 玩新關卡的日子。Ken 甚至笑言:「你問想甚麼時候回本?在我心中已經『回咗本』!」
Ken 笑言,他們感覺就像是《少林足球》的一眾師兄弟,齊齊「終於返嚟啦」。為了重拾那種感覺,重金禮聘專業美術人材之餘,《The Legend of Heroes XIII》在設計時著重歐美 MMORPG 那種風格,13 個主角人物設定都要「有血有肉」,每人都要有自己的故事和背景,讓玩家能投入到故事世界,而不是單單消磨時間。而且遊戲會定期推出新關卡新敵人,希望讓玩家每次都期待新章節,希望用龐大的世界觀吸引核心機迷。
unwire_pro04
要做具自己特色的遊戲
常言道,美食家再識食都唔代表會是名廚,再資深的機迷玩家也不見得會是出色的遊戲設計者。兩個機迷再滿腔熱血,雖然本身做 IT 有一定的「IT 底」,但遊戲開發無經驗就是無經驗,跌跌碰碰總是有的。David 笑著回憶,最初他們就試過造一款用「三國時代」做背景的遊戲,貪玩家一定熟識人物,「唔使再教大家誰是夏侯淵」,但很快他們就知道「此路不通」。
「在 App Store 上找一找,原來同樣用『三國』做背景的遊戲,起碼都三、四十款!你要怎麼做才能突圍而出?太難了!」David 坦言很快就發現,一窩蜂跟著成功者屁股或者市場主流去做的話,很快會被玩家放棄。一不甘心做抄襲者跟風去做,二不想做毫無特色的遊戲,因此才狠下心來,要造一款超越市場上其他對手的遊戲,以吸引核心玩家為目標,一洗市場對手機遊戲都是「輕玩家」的印象。
unwire_pro01
跳出核心玩家「當局者迷」
還有另一句說話是「當局者迷」。問 David 怕不怕投資千萬卻未必是市場想要的,核心玩家的理想可能跟今天「輕玩家」主導的手機遊戲市場有落差,他坦言「有想過,但怕不了那麼多」。他認為遊戲開發者不能總是跟著市場去跑,這樣很易會被玩家淘汰,如果你不能做出一款有自己特色的產品,失敗的機會其實更大。
David 作為一個資深機迷,眼見 PC Online 遊戲市場愈來愈被大廠家壟斷,小廠家的生存空間不斷收窄,大廠商以本傷人,深知 PC 市場已沒有空間給市場的新來者。反觀手機遊戲市場卻方興未艾,是非常適合新來者的新大陸,因此才會重本瞓身投入。但他也深知手機遊戲市場跟傳統 PC 遊戲不同,而且玩家環境也不會是坐定定在網吧裡,隨時是身處車廂或辦公室,如果遊戲設計沒有針對他們需要,也同樣是死路一條。
因此《The Legend of Heroes XIII》雖然是卡片遊戲,卻不像《三國志大戰》般要玩家操作,玩家只要排好卡牌陣就會自動對戰,完全排除玩家手動操作。Ken 表示這是因為遊玩環境可能不適合手動操作,而且只談排陣的話對新手老手玩家都更公平,在吸引傳統玩家之餘,也盡量照顧輕玩家水平。
奇人團隊各有本事
Ken 和 David 沒有漂亮地宣稱自己是「夢幻團隊」,但卻自豪地說每一個都是「奇人」。這個 13 人的團隊人人都各有本事,Ken 就笑言邀請在高登知名、每晚都搞遊戲直播的「達哥」(林慧韡)做公司的副總裁是「三顧草蘆」,達哥還笑言「差點以為是一個騙局」!但最後終於憑誠意打動,現在達哥會專責他們的市務宣傳,用非傳統的方式在全球搞市務行銷,為的就是出奇制勝。
Ken 認為比起以地鐵巴士車廂廣告、電視廣告的傳統市務宣傳渠道,以 Blogger、YouTube 視頻、玩家口碑等新方式,不僅對市場新來者較有利,在爭取年輕玩家時也更到肉。他認為新公司要挑戰市場上現有的對手,就不能靠相同的方式去做宣傳,因此改為邀請專業機迷 Blogger 和 YouTuber 做 Beta 玩家,讓他們在遊戲推出前制造聲勢,直接把訊息打向傳統核心玩家。
非傳統宣傳渠道
達哥表示他們只會放很少資源在傳統市務渠道,反而把廣告預算用在玩家身上,決定在全球大搞比賽,冠軍更可贏得一部 Mini Cooper 迷你房車,有排名的參加者也有機會贏得 iPad,直接回饋玩家。又計劃在即將舉行的 E3 遊戲展上展出新遊戲,還邀請玩家出席派對和比賽,也計劃在今年夏天參加香港的「動漫電玩節」。
他們已計劃好邀請美國的 5 位排名最高的玩家,屆時會來香港出席比賽,與香港的 5 大高手齊齊較量,贏家可奪得一部 Mini Cooper,希望吸引多點玩家投入試玩。遊戲會在全球同時推出,但幾十位 Beta 玩家已遍布美國、澳洲等不同地區,首階段的推廣也會以這些地區做重心。
unwire_pro15
口味必須全球化
市場要搞「全球化」,不過核心團隊全部都是香港人,David 認為遊戲始終是需要極具「內部文化」的產物,外判出去雖然可以減低成本,但就很易讓產品失去自己的靈魂,那隨時得不償失。而對比全球競爭對手,日本可能走「萌系」風格,韓國也走比較「動漫風格」的路線,不同產地都各自有自己一套吸引玩家的獨特之處,那香港公司又怎樣定位?
面對全球市場,David 不覺得「香港元素」是有利的,因為這反而會局限了市場口味。因此他們反而著力做一些符合全球口味的產品,人物和故事都走歐美風格,沒有特別加入香港或中國元素。David 認為,目前未有一家香港的遊戲公司真的能做到世界知名,他們固然希望成為第一個,但目標也不是強求。
同樣作為一個資深玩家,筆者當然衷心希望 Ever App 能夠成功,衝出香港成為新一家遊戲大廠。但誠如他們強調,一心只是想做一款他們心目中的理想遊戲,至於是否成為亞洲第一大廠,早就不是他們考慮之列了。
unwire_pro06
source from unwire

【好文轉載系列】垃圾電話與全球化 專訪台灣 Whoscall 事業總監余致緯

正常香港人每天大概會收到兩三通推廣來電,但其實這種現象在全球都存在,也衍生了過濾垃圾來電的應用需求。除本地薑的「小熊來電」,另一個熱門的選擇是來自台灣的 whoscall。開發 whoscall 的 Gogolook 去年底被 LINE 的母公司 Naver 收購,這個結合了台、港、日、韓元素的公司,到底怎看電話推廣這種現象?而 Naver 投資後又帶來怎樣的改變?
unwire002
數據分析結合用戶回饋
要做垃圾電話過濾,最重要的肯定是黑名單電話號碼的數據庫。要建立這個數據庫,慢慢收集肯定不成事,欠缺效率之餘亦難以精確。而 whoscall 又是怎樣收集的?原來靠的是數據分析。「我們與部分用戶合作,分析某些號碼的播打行為,從而辨認這是否一通推廣電話。」Gogolook 事業總監余致緯說。
Unwire.pro 之前曾寫過一些 Big Data 分析的報導,今次雖然稱不上大數據,但也是活用數據分析的實際案例。在最初時 whoscall 的電話黑名單數據庫也是靠人手蒐集網路資料而來,但當有了一定的用戶數量後,就開始將用戶的回饋資料和通話習慣結合作資料科學分析,從而壯大黑名單的數據庫。
余致緯舉例,當一個號碼的每天通話次數非常多的時候,這號碼一定不尋常。如果每次通話時間很短的話,就幾乎能假定它是一個推銷電話號碼。因為這不符合一般人的使用習慣,正常人不會每天大量打出電話,撥通後也不可能每通都很快斷線。這種模式只會出現在電話推銷之上,因此就能辨認到其背景。
當然這種分析很片面,因此 whoscall 其實結合了多個不同參數來做綜合分析,例如撥出次數多寡、撥出的時段是否集中、撥出和接通次數是否合符比例、號碼是否標記在用戶的電話簿中等等,這些參數大致有 60 多個,綜合起來就能讓 whoscall 的系統自動學習分析,從而在即使用戶沒有回報該號碼下,也能大致推敲出這是否一個有問題的號碼。
unwire003
讓使用者重新掌握「接聽權」
當然另一個重要的獲取來源是使用者的報告。事實上就算你能推敲出號碼是推廣來電,但其內容是甚麼還是不知道的。但如果用過 whoscall 就知道,每則打入電話都會顯示它的基本資料,如是哪一類行業的推廣電話,以至是來自哪一家機構。這些資料怎麼來?當然是來自使用者回饋。
whoscall 在使用者每通電話後詢問這號碼的具體資料,如是廣告電話就會收集起來,愈多人同時舉報就愈確認。在回報時可進一步補充是哪類型的電話,從而加強黑名單的準確性。余致緯表示這是回歸到一個社群的分享本質,共同建立一個沒有垃圾電話干擾的環境。
但可能有人覺得,垃圾電話就是垃圾電話,知道它實際是來自哪裡又有何意義?余致緯認為這就是 whoscall 的不同之處。因為對使用者而言,未必所有的推廣電話都想擋掉,例如我在用的銀行給我的電話,可能我就會想接;也可能男性使用者不會對美容推銷有興趣,但女性卻會。由於使用者的個別差異,如果像其他同類程式一樣甚麼都擋掉,反而未必是使用者真正想要的。
借助當地網民社群邁入市場
不過社群是很當地性的,而推銷電話的數據庫也一定有地區分別。作為一款面對全球的垃圾電話過濾程式,要跨出台灣市場又要怎樣建立一個當地的新數據庫?莫非又要再一次土法煉鋼?余致緯笑言這次就不用了,由於公司名聲已建立起來,因此要開拓新市場時已相對有利,如香港便是跟 HKJunkCall.com 合作,很快便能掌握到香港的基礎垃圾電話黑名單。
但未必每個市場都已有一套已經完備的、現成的電話黑名單數據庫(還要是免費公開的),可以即時打入新市場。余致緯就舉例印度市場,雖然也能講英文,但真正用戶使用的往往是當地語文,在業務溝通上比較困難。最終是怎樣收集黑名單數據?靠的是當地的網民網上論壇。由於有網民自發在論壇上分享類似資訊,透過這些地方收集便能得到基礎名單,之後再靠使用者再行回報。
至於市場方面,Naver 母公司其實是在南韓,而 whoscall 在這市場也很受歡迎,在當地已是數一數二的垃圾電話數據庫。亞洲其他市場還包括前面提過的印度、馬來西亞、印尼,英國也有使用者,美國的使用者則約有 10 萬左右。由於不同地區的數據庫會獨立處理,因此不會混沌,但當使用者到了當地時則會找到當地的相應數據庫來做辨認。
unwire001
台港推銷電話很相似
余致緯表示香港是 whoscall 在台灣外的另一個最大市場,目前台灣的使用者約有 200 萬人,香港亦有 50 萬。但如果講到用戶的回報率,則台灣人比較熱心,平均每天約有 5 萬筆資料,反而香港只有 1 萬左右,比例上較落後。他表示這可能是文化問題,港人只想擋掉電話就好,不太有熱情協助建立更大的數據庫。
數據庫規模方面,台灣目前的電話黑名單約為 5 萬至 10 筆之間,而香港則約為 4 萬至 6 萬之間。這比例跟使用者人數不太相符,余致緯認為這正好反映香港在電話推廣的規模上更大更成熟,也許跟香港作為一個金融城市不無關係。
而在電話的分類上,香港和台灣基本上差不多,都是金融銀行服務、電訊服務、美容產品等,不過香港就比較多金融方面的電話。whoscall 也做到辨認來自中國的詐騙電話,香港和台灣都同受其擾,不過由於 whoscall 有跟台灣當地的警方合作,警方會協助查證該號碼是否真的有詐騙行為,從而確保使用者不會受害。
unwire004
跟 LINE 沒有整合
去年底 LINE 的母公司 Naver 以 5 億台幣收購,成為少數台灣創業神話之一。不過 LINE 是做即時通訊(IM)的,whoscall 做的是電話和簡訊,兩者基本上不相關。收購後兩者有否做整合?功能上有否能融合的地方,提高兩者的協同效應?但原來答案是沒有。
余致緯表示兩者其實是相對獨立運作的,Naver 並未有太干涉 Gogolook 在 whoscall 的發展,也未有刻意讓雙方在功能上作出整合。換言之在短期內,你也見不到當 LINE 上貼出電話號碼時就會警示是詐騙,也沒可能阻止來自 LINE 的推廣訊息。
他坦承 Naver 其實是把 LINE 和 whoscall 各自分開兩塊市場,收購 Gogolook 除了是看上 Whoscall 的數據分析技術,另一方面也是廣闊更大的市場空間,在 IM 和傳統電話和簡訊功能上都插上一腳之餘,也意圖在日韓以外市場擴張。在目前雙方未有任何功能整合的計劃,但觀乎 LINE 也開始做 VoIP 的功能,未來其實也有整合的空間。
不擔心 Android、iOS 加入為內置功能
當垃圾電話過濾的需求愈來愈高,會否擔心未來這會變成智能手機的內置功能,第三方應用開發商將難以跟原生功能競爭?畢竟手機 OS 已不只一次做過類似的舉動,整合熱門 App 的功能到原生功能之中。余致緯坦言這擔心不來,如果真有這一天也只會是好事,證明他們之前在做的都正確。
他不認為即使發生這種事,whoscall 就會撐不住,因為數據庫的建立絕非一時一日之事,競爭對手很多但卻沒有人做到跟 whoscall 一樣好,即使是 Google、蘋果來做,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這時 whoscall 擁有的強大數據庫就是一個重要的資產,Google 或蘋果都需要找他們合作來做,引用他們的數據庫資料。
換言之 whoscall 即使不能賣功能給消費者,也只是把收費對象換成是 Google 或蘋果而已。只要一天推廣電話仍然存在,過濾功能的需求就會繼續存在,而他們的黑名單數據庫也繼續有其價值。所以與其擔心 Google 或蘋果自己來做,倒不如進一步提高 whoscall 數據庫的價值。
source from unwire.pro

【好文轉載系列】5招使你的工作天更有效率

面對堆積如山的工作,不能趕及死線,知名作家Robert Sofia教導有5招令你每天工作更輕鬆。經營一盤成功的生意,很易被鎖碎的事分散注意力,如果你準備打贏對手,帶領你的生意去全新的境界,你便在今天開始做以下5件事。

1. 外判

適當的投資時間或金錢是藝術,好的外判能使專業人士處理你企業的每項事情,騰空你的時間,讓你專注在你擅長的部份。
如果你經營的是一人生意,對放寬控制及相信他人,投放自己的血汗錢擔到擔憂是正常的,不過外判的好處就是不會帶來太大的財政風險,因為你不需聘請一個全職的職員,你可從一些小步驟進行外判。
做一個實驗,把一個認為較簡單的工作外判予其他公司,時間可定為一至兩週,把騰出的時間,用來做自己重視的工作,在一周的最後一天,便評估自己的成效。你或會對自己作出的少許投資感到驚喜。

2. 自動化

檢視你的策略,去確保所有事情能自動處理,不會被貨品或服務質素打擾,如果你仍要親身處理所有事情,但不知道有甚麼需要轉變,你可能需要考慮調整你的生意模式或產品供給。
如果你發現你自己要用許多時間去解決小事,你可能需要修剪其產品線。之後用其他方法提高工作的效率,例如用autoresponder向訂戶發送電郵、把PPC campaign去推廣高價值的產品,減輕維繫客戶的工作、用張HTML網頁表單加快請人程序。

3. 增值

成功的企業家的邊學邊做,没有上過大學的人也可以經營一個數以億計的生意。不過如果你想作長線的發展,你應就自己的增值作投資。
這裡有許多網上課程,例如CourseBuffet讓人看到由不同知名大學提供的免費網程,如果你想改善自己的SEO知識、社交媒體的推廣或網絡分析,可到Udemy瀏覽價格相宜的課程,讓你生意更有前景。

4. 簡單化

今天企業家的成功的最常見障礙就是欠缺焦點,這讓你在最重要的時候分心,這是没有益處。為了讓自己專心,可試這些方法,包括每天只在某些時間查看電郵、工作期間放下有趣的文章或網誌、每天早上認定你最重要的工作,在每天的最好時間去完成。

5. 重新注入能量

休息是十分重要,想想工作以外可做什麼,不要過着千篇一律的生活,例如尋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去分享自己的興趣;如果你喜歡讀書,問問朋友最近有什麼著作值得閱讀,每天便在休息看看書。
舊習慣難以在一時三刻改變.過程中面對難處不要氣餒,當你做到時,你不會回頭。
來源:E27, startupbeat

【好文轉載系列+startup chat】手機App涵蓋六大生活範疇





迷你倉到會 上網檢視貨品

【搬運】 不少按用家需求的手機應用程式(App)均是先在外國興起,然後才拓展到本港,或者是有本地公司開發同類App。不過,GoGoVan則是在香港開發後,再拓展至海外市場。
GoGoVan成立於2013年,需要運送貨物、搬屋、寄件、甚至寵物的用戶,可透過該App連接貨車司機,根據該公司網頁,目前註冊的商用車數量超過1.8萬輛,當中包括嘉里物流、順豐速運及DHL;除本港外,該公司業務範圍包括新加坡、中國、台灣、澳洲及韓國。
另一本地公司Spacebox,由一對意大利兄弟成立,該公司推出免費存取的「到會式」迷你倉,配合App,將存倉貨品「虛擬化」,客戶可上網檢視自己放入倉的物件資料。
於倫敦成立的Bizzby,亦是人力資源配置的App,該公司最新研究推出無人機運送物件。如有人忘記帶鎖匙被鎖在屋外,家人又不在家,便可以利用無人機運送鎖匙。不過因法律問題,暫時仍未投入服務。

GPS定位 揀餐廳叫外賣

【食】 午餐及晚餐的用膳高峯時間,以為叫外賣會方便一些,但找提供送外賣的餐廳需時,而且更可能出現送錯食物或送錯地方等情況。2012年推出的手機應用程式(App)「大胃王」,集合提供外賣服務的餐廳,用戶可以根據所在地方選擇餐廳,並透過App落單。
大胃王2013年獲得香港資訊科技獎最佳中小企資訊科技大獎,現時有1,500間餐廳加入該App。用戶可透過GPS定位功能,顯示附近的餐廳。
在外國,SpoonRocket、Sprig及Munchery同樣提供外賣服務,不過,該等公司設有廚房,並聘請廚師烹調菜式,並按照送餐次數計算酬勞。
以SpoonRocket為例,客戶透過App下單,外賣15分鐘內可送到。為確保食物準時送給客戶,SpoonRocket限制送餐地區,減少來回所需時間,而且每日只有兩種菜式,外賣車亦有保溫裝置。SpoonRocket去年獲1,100萬美元融資。

快的Uber 銀彈攻勢搶客

【行】 多個召喚的士手機應用程式(App)早前實行銀彈政策,來自美國的Uber以免費的士作招徠,獲阿里巴巴注資的快的Taxi則以車程回贈搶客,務求率先搶佔在香港的市場佔有率。
快的Taxi於2013年9月投入運作,屬內地快的打車旗下香港App。快的打車1月時融資籌得6億美元,2月與獲騰訊注資的嘀嘀打車合併,市場估計市值達60億美元;之後亦多番傳出獲美國基金入股。
Uber則於2009年成立,可謂同類App的先驅者,除提供的士服務外,亦有房車及客貨Van等召喚服務。該公司現時在57個國家均有服務,今年2月獲最新一輪融資,現時公司估值400億美元。不過該公司在不同地區亦面對後起之秀的挑戰,包括同樣來自美國的Lyft,及印度的OlaCabs。
至於本地的HKTaxi,於2013年7月推出;來自巴西的Easy Taxi則於同年10月登陸香港,該公司在150個城市營運,但在香港發展不順利,已退出本港市場。

Airbnb提供租屋服務

【住】 外出旅遊,或者家裏裝修想短租單位,嫌酒店太貴;又或者有空置的單位想出租,可以使用手機應用程式(App)Airbnb。Airbnb於2008年成立,是房屋短租服務中介平台,協助業主將空餘房間或者整間房屋出租予旅客,旅客亦可找到留宿的地方。
Airbnb在全球3.4萬個城市營運,租客總數逾1,100萬人,香港不少業主或租客都使用Airbnb。今年2月底該App獲10億美元融資,令公司估值達200億美元,排名僅低於酒店品牌希爾頓及Marriott。
透過Airbnb,業主能獲得比長租更好的回報,旅客住宿費亦低於酒店。就連股神畢菲特早前亦建議旗下巴郡的股東,在奧馬哈開股東大會期間,以Airbnb租屋。
除Airbnb外,「591房屋交易」是另一選擇。591來自台灣,去年開始拓展香港,除出租物業外,用戶亦可出售物業;不過早前591被台灣另一租屋App好房快租指控抄襲。

家居維修 預約師傅上門

【家居】 都市人工作忙碌,幫忙處理家居事務的手機應用程式(App)應運而生。本港有「Call師傅」App,為客戶提供各類維修服務,另方面維修師傅亦可透過App登記,然後接洽生意。
海外方面,2014年成立的Laundrapp,為客戶提供洗衣服務,今年初推出App,服務範圍主要在英國倫敦、愛丁堡等。該公司與當地的洗衣店合作,當客戶透過App下定單,Laundrapp便派員工上門收取衣服,洗完再送回去;Laundrapp於3月底獲400萬英鎊融資。除Laundrapp外,標榜24小時運作的ZipJet,及收件平均只需25分鐘的Lavanda等均在英國服務。
北美的Washio則於2013年成立,至今已融資逾1,400萬美元。中國的「快洗衣」亦是有同樣的運作模式;不過香港則暫時未有類似的App。服務範圍包括北美及英國的Handy,則提供家居清潔、維修及裝修等服務,成立兩年,至今獲4,900萬美元融資。

醫生出診 60分鐘內到達

【醫】 根據美國家庭醫生學會數據,上世紀30年代醫生上門應診的模式佔整體診症的四成,但直至80年代,有關比率已跌至1%。隨着科技發展,醫生出診又再度興起。
2013年在美國成立的Medicast,現時服務範圍包括加州聖地牙哥、橘郡及洛杉機。Medicast聯席創辦人兼行政總裁Sam Zebarjadi表示,候診時間長,令病人不耐煩;但隨着科技發展及教育水平提升,便知道有其他方法可以得到更好的醫療服務。
同樣在美國成立的Heal,創辦人Renee Dua就曾經試過帶兒子去看醫生,但等候了一晚才見到醫生,因此萌生了創造「醫療界Uber」的概念。用戶透過Heal尋找附近的醫生,醫生則承諾在60分鐘內到達。
至於Uber聯席創辦人Oscar Salazar則在2014年初亦拓展該市場,推出Pager,服務曼克頓及布魯克林的用戶。至於香港方面,則尚未有相關的App服務。
source  from apple daily

【好文轉載系列+startup chat系列】「按需經濟」海外普及 GoGoVan攻中澳韓 港產App外闖空間大

【財經專題】
近年大熱的Call車手機應用程式(App)Uber及快的Taxi,令香港人認識按需經濟(On-Demand Economy),隨着流動資訊科技發展,按需經濟App在歐美國家已滲入消費者生活各個範疇。本港業界認為,香港市場可作踏板,站穩腳後再拓海外。
記者:黃家欣 馮健鏗 高明輝
按需經濟在香港,這種概念暫時並非十分普及,但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早前的報告估計,2017年所有App累計將被下載2,680億次,合共收入達770億美元。本地Startup公司Innopage創辦人李勁華指,Uber的服務形式,是落指令後即時提供服務,並非衣食住行每一樣都可以複製,例如買衫,在香港「落樓下就有」,很少會用App即時買衫。Call車App較多,因為同時可以滿足供應及需求。

業界籲年輕人放低包袱

傳統睇法是香港市場細,需要拓展國際市場,但李勁華認為,香港市場不算細,有發展空間,而且GoGoVan亦改變了這個看法。因為GoGoVan一開始是做本地市場,到站穩香港市場後才向外發展,現時業務範圍包括新加坡、中國、台灣、澳洲及韓國。
此外,有本港業界人士建議有志創業的人要放低包袱面向中國,其中GoGoVan合夥創辦人Steven Lam則認為,「近年香港年輕人對中國市場有點抗拒,但中國市場其實很多地方值得學習,大家應該放低包袱」。
香港土生土長的「快的」創辦人李祖閩,在10多年前便跑到中國創業,結果被阿里巴巴看中入股,成為中國最大Call車App,估值高達87.5億美元(約683億港元),「發夢都冇諗過阿里巴巴投放咁多錢」。

歐美App收入增長強勁

在歐美國家方面,則已有不少開發商推出App,用戶只需手機或流動裝置,便解決家居維修、一日三餐、甚至醫療等需要。住方面亦有家居維修App「CallFixie」;Uber的飲食版,則是一些外賣服務。有關業務增長潛力龐大,根據財經網站Business Insider,截至去年中,已有48億美元投資在相關的科技。部份公司收入理想,以Uber為例,該公司去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行政總裁Travis Kalanick表示,預計收入每六個月多一倍。

【話你知】
按需經濟有利消費者

按需經濟(On-Demand Economy)是利用科技連繫消費者及提供服務的公司或自由工作者,方便消費者之餘,亦將不常用的資源重新推出市場。分析認為,按需經濟急促發展,主要由於科技發展令電腦資源變得便宜,複雜的工序亦可分拆成簡單步驟,並分開予不同專業人士完成。 
source from apple daily

【好文轉載系列】是競爭對手還是潛質伙伴? 探索新創公司與傳統大機構新關係

商場上常聽到新創公司要做「破壞創新」,把現時主宰遊戲規則的傳統大公司打倒,而從大公司的角度,這些新創公司亦可能是威脅。新創公司是否要下剋上才能有發展?傳統大公司又是否一定要做防守者,應付接踵而來的挑戰者?兩者之間是否不能並存?
Pacman

共存:鯨吞以外的選擇

不少人都說,新創公司必須打破今日市場的傳統規則,解決以前無法解決的問題才能成功,例如 GoGoVan 及一眾貨車召喚應用就顛覆了傳統的貨車電召市場。從消費者的角度看,有新的使用模式而且更快更方便,當然無任歡迎,但有新的遊戲玩家落場,創造新的遊戲規則,對一直以舊規則致勝的舊玩家而言,就未必歡迎。
巨人歌利亞與大衛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聽過。一家可能只有幾位創辦人的新創公司,跟全球可能有一萬位員工的大企業比鬥,也許在 IT 的世界才會有可能。不過兩者之間是否真的只能「你死我活」?其實很多大機構都面對發展瓶頸的問題,除了消滅新創公司威脅這選項,很多企業都選擇其他的方式來共存。

鼓勵員工創新變相外判 R&D 風險

應該不少讀者都知道,Google 曾有鼓勵員工創新的「20% 自由時間」的政策,員工可支配每天 20% 的工作時間,用來自主研發並非本職工作的產品,現在大家很常用的 Gmail 便是其中一個因為這政策而誕生的 Google 產品。這種做法在當年確實非常創新,但愈來愈多公司都開始有類似的政策,務求增加更多創新的機會。
為何最初 Google 會有這樣的政策?這是因為單靠機構自己的 R&D 研發部門,未必有接二連三的創意,去支援 Google 開展新業務,而提供員工自由研發的空間,或是贊助一些創業活動,就是變相的把 R&D 外判出去,由非核心人員去承受風險。
其實近年愈來愈多公司都開始有這種想法,因此都有不同的公司主動引入 Google 的自由研究政策,或是贊助甚至主辦創業比賽,或是推出創業種子基金,試圖從中「淘金」,找出具價值的商業點子,藉此讓機構原來的業務有新的發展機會。
People pose with laptops in front of projection of Google logo in this picture illustration taken in Zenica

非金錢資助扶腋新創團隊

Unwire.pro 曾報導過的、太古地產主辦的「blueprint」創業加速計劃便屬此例。相信很多人也聽過「維港投資」(Horizons Venture),是香港首富李嘉誠的私人創投公司,不少媒體也報導過「維港投資」的成功例子如 Facebook、Skype、Spotify 等公司。
畢竟維港投資是李嘉誠的私人公司,跟整個集團未必有聯繫,但 blueprint 創業加速計劃卻絕對是從太古整個集團為出發點的計劃。blueprint 創業加速計劃既毋須創業公司支付任何費用,亦無設立股權回報條件,但卻提供為期 6 個月的免費工作空間、專業導師指引、產品測試及市場拓展機會,並協助其引入投資,加速業務發展。
而專業導師團隊更是星光熠熠,超過 70 位來自不同領域的香港企業頂級管理人才和創業家,包括 14 位企業領導者和 16 位公司董事,更包括太古地產非常務董事郭鵬、太古飲料常務董事賀以禮、太古資源董事譚錦儀、國泰航空信息科技創新中心經理 Bidyut Dumra 及太古集團可持續發展事務總監林立勤等。
unwire001

從新創圈子中發掘業務創新機會

而 blueprint 計劃除了提供免費辦公空間和專業指導,最重要是提供產品測試及市場拓展機會,並協助其引入投資。事實上太古集團的業務很廣泛,屬下機構業務包括航空服務及航空飲食、飛機工程、物業投資及發展、酒店、工業、貿易、船務及保險、礦業以至再生能源,旗下包括太古地產有限公司,國泰航空及太古可口可樂等機構。這些業務其實同樣需要有創新想法以突破瓶頸,而 blueprint 計劃便正是其中一種可能性。
blueprint 創業加速計劃要求申請者以 B2B 業務為主,並樂意讓這些創新想法在太古集團旗下的業務上實踐,例如創業公司的創新意念若跟航空有關,則會有機會跟國泰合作,在其業務中試行這些新想法,直接在實際商業環境中實踐其 B2B 意念。
對像太古集團這種大機構而言,一層一層的公司架構難免窒礙創新,而且也缺乏冒險創新的土壤。而 blueprint 計劃正好可利用機構本身的資源,提供純金錢以外的支援,即使沒有能夠點燃創新業務動力的點子,也不會有很大的損失,但如果成功淘金卻可以創造更大的商機,這種把高風險 R&D 外判的手法,對太古集團而言其實是很物超所值的。
Cathay_Pacific_Economy_clamshells

金錢贊助換取對大機構有利位置

類似的案例還有阿里巴巴在香港和台灣的創業基金。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宣布出資 10 億港元和 100 億新台幣成立青年創業基金,還有在港台兩地都舉行網商大賽,都同樣是出於類似的想法。
阿里巴巴斥資 10 億港幣成立首個專為香港青年而設的創業基金,主要協助本港電子商務領域的新創公司,而台灣的 100 億新台幣創業基金對象則是農產品、工業產品、創意產品、新創服務的行業,同時阿里巴巴每年將從香港和台灣招募 200 位年輕人進入其公司實習。
對甫上市便集資 220 億美元、在光棍節一小時已有 93 億元交易的阿里巴巴而言,10 億港元和 100 億台幣並非很大的數目。撇開名聲不論,這兩筆創業基金對阿里巴巴而言只是很小額的投資,以香港的創業基金為例就限定是以 B2B 業務為主,這本身就是阿里巴巴的領域。
對阿里巴巴而言,不管是投資這些出自基金的創新公司,或是收購業務、生意合作(或是「參考」),都是藉由這些新創團隊來壯大自家的生態圈,把外來的創新想法變成自己的未來收入。在「創新」已成為業務發展關鍵的現代商業世界,把「創新」都外判出去,未來將是更加主流的模式。
image4-590x443

 鯨吞收購未必是最好選擇

很多時候,傳統大機構往往未為意來自新創公司的威脅,回過頭來對手可能已經站穩陣腳。傳統大公司回應新創公司的挑戰,不外乎是收購或是利用傳統渠道優勢施壓,但結果往往只是令敗局拖延,沒能改變結局。例如 Google 和 Microsoft 都曾有意收購 Facebook,而前者的 Google+ 今天已成敗局。
以 Yahoo 為例,自 Marissa Mayer 上任以來接連收購,但其實大多未有成為 Yahoo 本身的核心業務。以 11 億美元收購 Tumblr 本欲參戰社交媒體市場為例,但即使 Tumblr 多受年輕人歡迎,在雅虎手上卻變得不再閃耀。即使 Yahoo 意欲借戰略收購 Tumblr 來加速業務轉型,但實際上卻跟雅虎本身服務格格不入。
當然,上面提到的收購、贊助、支援等等,都是建基於「大公司照顧小公司」那種層次上的想法,其實在商場上更常見的做法,還是「合作」。畢竟收購後未必做得比之前好,而培育一家新創公司也要看機遇,遇到能給傳統機構新機會的新創團隊,成為合作伙伴還是更合理的做法。
Vara-Mayer-Yahoo-1200

借新創團隊回應市場急速變化

本地另一家大集團旗下的和記環球電訊,便是其中一個例子。早前該公司推出一系列的行業化雲端服務,其中不少其實是跟本地的新創團隊合作的。和記環球電訊產品及服務主管陳思源表示,該公司一直都有跟不同的新創團隊合作,不過直到近期才更加積極。
他坦言電訊公司是很擅長「計算」的公司,一套服務計劃背後經過很多的計算,絕少會有誤算。但有這樣思維模式的公司,若要花錢做一些未必有確實回報的 R&D 研發,肯定成效不彰,因此選擇跟有創新念頭的公司合作,把高風險的 R&D 外判就是很自然的想法。
unwire002

大小公司其實各有優勢可互補

大公司難免會一層一層的架構,這難免影響效率,但回應市場變化的效率卻是創新團隊最重要的資產,因此其實是一拍即合。陳思源認為,大機構和小團隊之間其實是互補不足。一方面小團隊往往缺乏資源,尤其在市場規劃、宣傳、渠道、交付等領域上,就一定輸給經驗豐富的大機構。
小公司要賣產品給大眾市場,其實不易,若再考慮怎樣收取貨款,就肯定頭痛。若果是兩者合作推廣,共同打同一個市場,肯定比單打獨鬥更加有利。另一方面,大公司可以做一個平台,收集各種不同的新創點子後整合成一種套裝服務推出,其實可以衍生更多新的合作機會,激盪出各自圈子難以獨自產生的新想法。
為何不選擇直接收購這些團隊?陳思源坦言這未必是一個好的選擇,畢竟新創團隊的優勢正在於靈活,若加入到大機構中,這些優勢將漸漸消磨掉。他認為在商業社會,以生意伙伴的模式合作才是最理想的,畢竟創新想法每天都有,收購一個團隊未必能應付未來的變化,如果是合作的話就能更快應變,這也是大公司不選擇每件事都自己去做的另一原因。
本文從多個角度探討了大公司和新創公司的關係。其實新創公司要成功,結局不外乎是上市或被收購,但不管那種方向也好,如果半途力盡也沒有意義。跟大公司的合作可以是一種手段,如果尋求被收購,那跟大機構合作就更理所當然。而從大公司角度,與其不斷防守,不如選擇收編對手在自己的生態圈中或更為有利。相信未來將有更多類似的合作模式出現。
source from unwire pro

【好文轉載系列】從0到1 ‧ StartUp入門秘笈

上圖為「Paypal 幫」的合照,包括Paypal 創辦人與員工, Tesla 創辦人 Elon Musk、Linkedin 創辦人 Reid Hoffman 。最前方桌子左邊的是 Peter Thiel。
在閱讀「從0到1」這篇書本推介之前,我想先和大家作個小分享。
我是一個平均一年看大約10本8本的「實體書」的人。但在擁有iPhone後,我是從不帶著「實體書」上公共交通工具閱讀的。原因之一是非常討厭弄污書本。原因之二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除了閱讀以外有太多更方便、更多元化的選擇。而最後及最重要的是,沒有遇上不能放下的書。
但這本「從0到1」,卻一次過把之前的習慣完全打破。
2015-04-07_144222
在閱讀「從0到1」之前,我時刻都會問自己幾個問題;
  1. 究竟StartUp是甚麼?
  2. 我是否適合Startup呢?
  3. 我現在的工作是否StartUp呢?
看罷此書之後,「從0到1」即時已經幫我把以上的疑問解決了。至於答案是甚麼,還是留給願意為自己未來花時間的人在書中尋找好了。
記著,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
不過,我還是希望可以在此先和大家分享一些此書對我影響比較大的部分;
  1. 在StartUp前先問自己,有甚麼是你跟別人有不同的想法,但你覺得很重要的事實?
  2. Partnership好比婚姻,One Night Stand是很危險的
  3. Ownership / Possession / Control 是3碼子件事
  4. StartUp的題目一定要Scalable
  5. 成功背後一定有一些不為人知秘密
  6. 要StartUp成功不一要破壞,考慮建立共生圈才是王道
  7. 營銷力非常重要,不要看輕Sales Team在StartUp的重要性
  8. 你是否看到企業10-20年後的未來
看完我此拙文後,希望大家可以抽空一看本地StartUp傳奇宋漢生的推介名單,相信大家會得著更多;
執筆之時,才發覺忘了寫作者簡介;
Peter Thiel:是矽谷最成功的連續創業家。他曾和其友人創辦了 Paypal。現為另一家公司 Palantir,以及四家創投基金的Founder。身為 Paypal 時期的 CEO,他是被公認是矽谷 「Paypal 幫」(Paypal Mafia)的隊長。這一批 Paypal 的前創始人與員工們在離開公司後,皆各自創辦了 Linkedin, Yelp, Youtube, SpaceX, Tesla, Yammer 等10億美金俱樂部的公司。
Blake Masters: 將 Peter Thiel 在史丹佛電腦科學學院教的口頭上課內容精鍊成邏輯性的筆記。Blake 現創了自己的公司 Judicata,提供分析訴訟判例的服務。
延伸閱讀:下圖為「Paypal 幫」的關係圖,又一證明成功StartUp團體是沒有中庸之人。
48228e9fd93fe
source from Blog撃總會媒氣公司(黃式)Citizen’s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