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IG相變品牌分析來源


(左)朱子達、(右)山浦真由子

(左)Zero One Network International Limited創辦人朱子達、(右)另一創辦人山浦真由子
每天打開Instagram,有無數的新相片湧現,一瞬即逝,不會記住,但原來這些被我們遺忘的相片可以變成分析產品使用的資源。
Brand Pit由Zero One Network International Limited研發,創辦人朱子達解釋,社交網絡上有八成的相片没有hashtag,要搜索人們如何使用某一品牌,會有很大的難度,「因此要做出一個工具,讓品牌經理於現在及將來更深入了解其顧客層,好好利用社交媒體」。
例如一張用戶拿着啤酒的照片,Brand Pit在不同社交媒體瀏覽各種照片,透過圖像識別分析技術,去辨認圖片內的產品用戶使用的產品品牌、其種族、性別、年齡層、臉部表情、身處場景、地區,去總結社交媒體上,有那一類人會較多使用某一類產品,及詳細的使用情況,例如研究消費者會多數在室內或室外飲啤酒,身旁有没有其他品牌產品。
但會否引起私隠的問題?朱子達表示,分析報告不會顯示相片,也不會儲存,報告只會顯示分析數據,並只會分析設定為「公開」的相片。Brand Pit在去年年中發佈,而目前的客戶數量不超過10個,較知名的有聯合利華。Brand Pit另一創辦人山浦真由子表示,品牌知道用戶使用情況後,知道可集中那一類客戶,節省推廣的開支。
Brand Pit的目標客戶除了是企業的品牌經理外,亦會尋找調查機構,朱子達說,「他們仍會用舊式的方法,例如是問卷、聚焦小組,我覺得我們的方法能提供更準確的數據」。
brandpit 11may

Brand Pit在不同社交媒體瀏覽各種照片,透過圖像識別分析技術,去辨認圖片內的產品用戶的特徵(受訪者提供圖畫)
Instagram的相片是Brand Pit進行分析的來源之一

Instagram的相片是Brand Pit進行分析的來源之一(Google Play圖片)

港日合作搞Startup

朱子達在2001年自中文大學的信息工程學畢業後,曾於摩根史丹利、瑞士信貸及法國巴黎銀行任職,在日本生活長達八年,又協助過朋友做網上品牌推銷,日本生活期間認識山浦真由子,她在美國及日本從事過科技公司及市場分析公司,隨後二人一起創立Zero One Network International Limited。
公司在日本成立,回到香港的原因,是因為Brand Pit去年參加在香港的「The 2014 StartmeupHK Venture Programme」時,認識了本地的投資者及Startup,朱子達說這讓他感覺可以回到香港創一番事業,又剛巧遇上太古「blueprint」加速器招募,並申請成功,今年一月成為「blueprint」的一員。

生活費高昂

告別香港多時,令朱子達不習慣的地方是現在「街邊拮串魚蛋貴咗三倍」,連被認為是「窮人恩物」午餐肉也漲價了不少,但最教人痛苦的是租金,因此他在不同場合向幾名達官貴人傾訴過生活費高昂的問題,包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科技園董事會主席羅范椒芬,「如果香港政府有興趣搞大Startup文化,作為海外過來的創業人士,最大問題不是能否獲得簽證…如果我找來一隊團隊到香港,只說租屋,一個月要給多少!?生活費又貴,食飯又貴…Living cost不是一般Startup可以負擔得起。」因此他建議香港應設置專給予創業人士的宿舍,除了舒緩租金,亦創造一個創業人士彼此交流的環境。
至於在日本土生土長的山浦真由子,今年一月才到香港生活,她表示,香港的環境多元化,較容易接觸不同國藉的創業人士,日本亦没有像「blueprint」這類加速器計劃,得到來自太古的不同支援,而且廣告中介的數目,香港比日本多很多,讓公司較易拓展業務,香港亦較日本容易獲種子投資,但讓她不習慣的香港事物,除了是昂貴的租金外,還有是濕熱的天氣,令她皮膚敏感,使她懷念日本的乾爽天氣。
朱子達亦表示,日本投資公司不多,亦較注重解決本土問題的Startup,例如鄉郊地區的人口密度低的問題,但此類問題只在日本出現,這使Startup難到海外發展,使創新環境受限制,難吸引外資。
Brand Pit剛奪得由駐日本的瑞典大使館頒發的「The Embassy of Sweden in Japan: the Entrepreneur Awards 2015」,及「2015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商業市場)金獎」,成績不錯,但至今仍在尋找投資者。
創業人士一般工作時間什長,没有真正的假期可言,支出也是來自自己積蓄,朱子達自言,「忽然覺得做ibank好輕鬆,現在正常一天在辦公室十五至十八小時,要坐尾班車走,回家後要寫電郵,有時一天只能睡兩小時,星期六、日都没有放假」。
訪問最後一個環節是拍照時間,二人與「blueprint」場地內的一個大笨象模型合照,房間牆上亦掛滿大笨象的壁畫,象與Startup似乎互不相干,其實是來自一個知名的諺語elephant in the room,指房間裡明明有頭大象,但房裡的人卻没有理會,比喻眾人故意忽視一個擺在大家眼前的問題。朱子達解釋這樣的佈置,是鼓勵大家看到「房間裡的大象」。
source from startupbea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